化疗是否产生疗效,基因变异决定

0

休斯敦德克萨斯大学的安德森癌症中心科学家们已经辨识出一类可能能对卵巢癌治疗做出贡献的新突变基因。

“ADAMTS (关于基因家族的研究) 可能为卵巢癌的治疗设计开启一条新的基因之路。”在JAMA Oncology学术期刊上发表成果的研究者指出。该研究将对那些没有BRCA1或BRCA2(已知对卵巢癌和乳腺癌突变风险较高的肿瘤抑制基因)基因突变的卵巢癌产生影响。

BRCA1或BRCA2突变只发现在第五期的卵巢癌患者,这些人通常对化疗的反应较为良好。其余的患者,则对以铂为基底的化疗有反应,而这是本研究的焦点。作者总结此研究的重要性如下: “抗药性是卵巢癌治疗失败的主因并且导致该疾病的高死亡率。”

这篇论文指出:“早期辨识患者是否能受益于以铂为基底的化疗是先进的卵巢癌管理并且也是达到个人化治疗重要的一大步。”

这项研究检验基因组图谱的数据以确定新的卵巢癌基因突变与患者的总生存期、没有进一步癌症变异和化疗反应间的关联性。

该团队研究了2009到2014年间512个癌症案例,确认了ADAMTS家族里的八大基因变异。结果显示,有这些变异的病例与化疗间呈现出较显著的成效。安德森癌症中心的病理学教授,张炜博士针对这项研究的结果说明:“这表明,BRCA1或BRCA2基因突变的存在能用来预测化疗反应。”张教授为了这项研究发现而兴奋。因为,他说: “尽管积极手术和化疗,卵巢癌仍是女性癌症死亡的首要原因。”

大多数的卵巢相关治疗病例被癌症复发所苦

许多病患最终都经历了复发,主因是对于化疗的抗药性。张教授指出:“这项研究的结果是令人兴奋的,因为早期识别与区分出患者是否有罹患化疗抗药性疾病的可能,将使患者有机会选择替代疗法,而不是进行无效的化疗临床试验。”

“这个ADAMTS基因突变的新资讯可能可在评估卵巢癌患者的BRCA基因突变治疗时,作为有效的指标。”他补充。

这篇研究的第一作者,安德森癌症中心的病理学副教授Luexin Liu也补充:“我们的结论是–ADAMTS变异可能有助于没有发生BRCA1 或BRCA2变异基因的卵巢癌病例。这可能具有重要的临床意义。”

“我们没有在ADAMTS和BRCA1 或BRCA2变异基因之间发现统计上的关联性。”她说明。

( 作者 :Markus MacGill ; 编译:基因线上 )

error: 注意: 右键复制内容已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