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非侵入性母血胎儿染色体筛检”

0

2e32af_f4cf4ec8998a472caa3a4016a6ab0e09

作者:宋碧琳医师

根据台湾近年统计,因为社会或是个人因素,晚婚、延迟生育和不孕的问题比例逐渐上升。2013年台湾统计男、女初婚年龄再创新高,分别达32岁及29.7岁。

我国妇女2013年“总生育率”,也就是15至49岁育龄女性一生中生育子女数仅1.065人,也远低于全球平均2.55人;邱淑媞署长也指出台湾不孕症比例略高于其他国家,她表示世界卫生组织统计全球不孕症比例约为8至12%,国内则为10至15%。根据统计,10年前台湾接受试管婴儿手术者平均年龄约为32岁,现已提高至37岁,显示晚婚及产妇高龄化与国内不孕比例偏高有关。然而父母亲年龄越大或是使用人工生殖产生出的胎儿,其染色体异常的风险更高。

台湾于1980年代由国外引进羊水细胞染色体培养与分析,孕妇若是年龄超过35岁以上,医师会建议以羊膜穿刺来检测胎儿的染色体状况。后来在1994年引进第二孕期(妊娠16周以后)母血唐氏症血清检查,来满足小于34岁以下孕妇;2005 年开始,从英国胎儿医学会 (The Fetal Medicine Foundation)引进第一孕期母血唐氏症血清检测和颈后透明带的合并检测,将准确度由第二孕期四指标的81%提升到第一孕期合并检测的90%。然而在2010年开始,羊膜穿刺又可同时进行羊水芯片分析,可诊断出微小片段缺失和重复异常。这些产前检测,除了羊膜穿刺和羊水芯片可将近100%的诊断出胎儿的染色体问题,母血血清检测仅能提供最高约90%的准确度,对于一些希望能知道更多但又惧怕羊膜穿刺风险的准父母们是不够的。

羊膜穿刺的风险主要在早产和破水,或是更严重胎死腹中。曾经有报导,一位怀孕四个月的妇人,因为做羊膜刺穿而流产,自己也因细菌感染导致败血症而死亡。以往侵入性的检查如绒毛膜取样,以及羊膜刺穿,容易造成母亲心理恐惧。因此自1997 Dennis Lo发现母血血浆内有胎儿的游离DNA,可用来检测胎儿的基因套组,配合上次世代定序系统的大量基因定序后的运算,在2008发表且奠定胎儿染色体异常计算方式,从此百家争鸣!在短短的5年内,几个大规模的‘非侵入性母血胎儿染色体筛检non-invasive prenatal test , NIPT ’应用文献,都显示了这种检测的准确率高,同时只需抽母血,其‘非侵入性’的好处更是让许多医师和产妇如释重负!

‘非侵入性母血胎儿染色体筛检’,最早可在胎儿10周时做检测,是一种安全(只抽母血)且可避免羊膜穿刺造成的风险。这种产前筛检可以透过母血内游离的胎儿DNA,配上妈妈的游离DNA,共同定序测量基因子量后,经由运算模式来推估胎儿染色体是否有三倍体(如唐氏症等)、性染色体异常,或甚至大片段缺失;由于还只能推算其发生的机率,目前的共识仍称这样的筛检为‘筛选screen’,但其准确度,如唐氏症,几乎可以达到99% 。每家NIPT的平台有其独到分析与运算的方式,因此在准父母或是医师在选择不同家NIPT时最好选择已经有大规模族群检测且发表文献的平台,才能安心选用。

由于其安全性,许多妇产科医学会都建议高龄产妇、人工受孕、或是有合并早产风险(如有子宫肌瘤)或是作过第一孕期唐式症母血筛检但为高风险的孕妇,可以透过此种‘非侵入性母血胎儿染色体筛检’,来知道胎儿的染色体状况,若是检测为高危险,则在接受更高风险的羊膜穿刺作为确诊。

‘非侵入性母血胎儿染色体筛检’当然有其限制,以下几种状况会降低其准确度或是不合适使用(1) 无法精确检测多胞胎妊娠或是其中有胚胎死亡,但有些实验室可以检测双胞胎,例如华大&基康的NIFTY PLUS (2)无法精确检测染色体结构异常 (3) 孕妇本人可能有染色体异常 (4)孕妇近期有接受过异体输血、移植手术或是干细胞治疗,会引入外源DNA (5)孕妇太胖( BMI >30)会降低胎儿DNA比例。除了一些实验文献外,这种检测目前也没有检测单基因疾病。因此,在进行检测前,务必要对准父母进行解说,才不至于有过多的预期。

许多产前检测各有好处与坏处。NIPT的选择和使用,专业医师和咨询师的测前咨询和测后分析是极其重要的,但对于有早产高风险和不愿意承担羊膜穿刺的妈妈,这样的检测,虽然费用不低,但是却能大幅降低母体与胎儿危险或是因母胎早产引起的经济损失,让产前检查能够更安全更有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