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僅限註冊會員閱讀
close

人物專訪 – 張博文 博士

0

日本Combimatrix 事業開發部長
日本 Affymetrix 技術部長
Affymetrix 亞太區的技術銷售 Director

Andy 除了擁有豐富的業背景之外, 也精通英日國台語多種語言, 他擁有台灣理工專業, 到日本京都大學取得生物博士學位後前往美國馬里蘭大學做博士後研究。

Andy 在台灣日本美國都待過, 這是非常難得的經驗. 可以跟我們分享台灣和日本以及美國生技產業的一些差異嗎?

台灣大家一談到生技, 就認為是一個趨勢,要跟著沾上邊。台灣對於生技的定義比較廣泛. 但是缺點是在於不管什麼都可以被叫做生技, 在國外是沒有那麼廣義的. 在台灣健康食品都可以被拿出來叫做生技, 只要你做出來的品和人的健康有一點關係, 就可稱為生技品, 稱為生技公司, 這樣其實有點牽強. 此外, 雖然生技發展是一個趨勢, 但是台灣生技發展和國外的接軌沒有那麼緊密,有一些新的技術, 一些新的做法要進到台灣, 其實沒有那麼快. 那可能也是因為台灣市場相對沒有那麼大, 導致外商沒有那麼那重視這個市場, 所以有一些東西他們導入時已經比外面晚了一年多甚至兩年. 比如日本已經開始做這個東西, 台灣可能在一年多兩年多以後才開始有這個 Idea 開始做.

美國至今仍然是生技業最的市場跟發展重鎮, 不管他是在研究上還是在生技業上都是領先全球的.美商一般市場依照時區分成美洲(Americas)區, 歐洲中東(EMEA)區, 亞太(APAC)區.跟人口沒有直接關連, 美洲區目前還是最大的一塊. 所以他們資訊當然是最快, 研究方式, 概念也都是最快. 日本來的話, 就是有一些新的技術會緊追在後面, 但他們的發展趨勢卻不太一樣。日本對研究新的技術接受很快, 但對於診斷醫療上應用, 他們的接受度則會比較慢,要經過很多的磨合, 日本學會的磨合, 以及倫理的問題, 是比較保守的. 而對於基因檢測的技術, 他們是沒有做很明確的法規, 而實際上約束這些技術應用在診斷方面的,學會的guideline 這個guideline由學會來制定,一般大家也都會遵循,缺點則是容易被少數人把持而容易停滯不前。保守派的聲音往往都是最大的。

其他的不同?

一般來美國他們比較多元. 而日本在Gene Expression Profiling 基因表現的藍圖上面的研究很多, 大約有6-7成, 比起美國有更高的比例. 所以他們在基因表現上有很多比較先進的研究 , 比如利用它來做癌症的研究, 癌症的預測, 癒後的預測, 有效的用藥選擇治療等等. 都可能透過這樣的方式去了解.

Gene Expression Profiling基因表現藍圖的應用範圍?

基因體Genomic 的研究, 分成RNA:gene expression, DNA: copy number variation(CNV)跟Genotyping.  CNV可以用來做 prenatal screening 前檢測, preimplantation screening (PGS) 胚胎著床前染色體診斷, postnatal 後新生兒的診測, 以及cancer stratification 癌症分類, Prognosis 癒後追蹤, 以及根據copy number marker拷貝數量標記去找出 actionable drug 可針對癌症的型態去投入不同的藥, 達到 precision medicine 精用藥的目標, 這我想這是全世界的發展方向.

此外Genotyping, 做SNP (DNA序列中的單一鹼基對變異) 常被用來做慢性病危險評估預測, 這些東西在日本走得很快, 有許多大公司也都投下資源進入這個市場,甚至進軍國外。

為什麼SNP基因檢測這方面日本的腳步比較快?

原因是有一些新興的公司他很快地走出來, 沒有被學會拘束, 因為沒有任何一個學會在管這東西,學會不會管到所謂健康檢這東西, 而這樣的公司他們自己成立像是抗老化學會這樣的團體跟倫理委員會,來建立大眾對這種檢測的信任。許多大公司也跟進,比如 DeNA, Toshiba東芝,和 MTI 手機軟體公司在日本你在樂天或亞馬遜等一些網站上可以買得到基因檢測的品. 全套數百種疾病評估套組價錢大概在30000日幣,打折時20000日幣, 有些單項檢測只要10000日幣以下, 和台灣作法完全不一樣, 這當然跟台灣的法規有關係以及台灣的檢測模式主要透過醫生醫美或是一些小診所去銷售高消費族群. 日本一般對SNP看法傾向認為只是一個RISK風險的評估. 而不是確定的診斷, 比較類似是保健的品. 而日本國民對這有一定程度上的認知, 政府也有一定的認知. 但在台灣並沒有一定的認知什麼是SNP, 什麼是風險評估而不是診斷. 他們覺得不能定義所以他們就不敢做也沒辦法執行.

現在亞洲中國崛起, 東南亞也起來, 接下來日本將來將會扮演什麼樣的角色?

如同前面提到日本在應用上會比其他亞洲國家快了一些, 但是也不完全在日本. 因為中國市場很大.所以很多生技廠商在中國花了蠻多的心力, 舉 Affymetrix 的例子來,在這兩年在中國就加了很多的人力去開拓中國市場. 相較於台灣,雖然中國在某些硬體建設只比台灣快一點, 他們在生技上面所得到的一些新的資訊跟資源可能已超過台灣. 台灣的生技公司必須思考如何創造廣大的客源,讓國外的供應商能夠更願意投入資源到台灣。

另外, Regulation 法規 來每個國家不一樣,發展的速度畢竟還是不一樣.日本目前還是最領先. 以DTC, Direct To Consumer 的 SNP 的基因檢測來, 這方式在日本走得最快, 最多最蓬勃發展的, 有些甚至已經開始對中國技轉,以他們發展出來的平台, 測出的結果只翻譯成中文幾乎就都到位了. 不過日本所發展出來的基因檢測是針對日本人的基因型所開發,  所以到其他地區他們也會需要針對當地的人種的基因型做不同的設計才能更符合當地的現狀.

我有看到一些趨向就是他們慢慢的往亞太開始擴張, 對日本來最容易延伸第一步就是台灣. 市場自由,很友好,接受度很高所以測試市場水溫台灣是個很好的選項。

Andy博士對於接下來5-10年基因的運用是在臨床或是人類的生活上會有哪方面比較好的發展?

基因的運用其實一個最大的是癌症

癌症診斷現在有很多種做法. 很多人去看癌症都是已經有症狀出現才去診斷. 但 Expression profiling 可以更早預測癌症. Messenger RNA expression profiling 或 microRNA expression profiling 都是是蠻先進的趨勢. 每種癌症都有一種基因表達的profile, 血液裡面有些特定基因的 profile 會因為癌症而扁化. 而像我剛剛提到的 copy number variation, 比如癌症細胞的 EGF-2這種基因的 copy number 可以因為食道癌跳到30倍甚至50倍, 這些都是很常見的 marker, 可以用來很明確細分癌症的種類。癌症有不同的 subtype , 不同的 subtype 他每一種的後又不一樣, 有些可能癒後比較好的, 有些比較不好, 透過 profiling 可以分型不同的癌症, 去作投藥, 就會比較有效地醫治癌症.

另外一個就是生育相關應用

電影上演過,以基因讀序選擇胚胎植入子宮,可以選擇生出甚麼樣的小孩, 甚至操作小孩子的基因,這是在不久的未來可以達到的技術,但會有很大的倫理問題,也可預期會被法律禁止。但以好的方向應用的話,可以去避免先天異常的小孩出生, 尤其是父母親是帶因者carrier時小孩會有高風險患有先天遺傳疾病, 可以透過基因檢測來降低這些風險。目前基因技術應用較多是在於羊水的產前染色體檢查,還有最近利用血液做的非侵襲性產前檢查,另外不孕症治療時胚胎植入,可以利用染色體檢查來達成較高的受孕率,都是這幾年染色體檢測技術於生育相關的應用。

所以我認為在幾年內,基因體技術在癌症或是生育這方面會有很大的貢獻而我也很期待這方面的發展!

Share.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