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僅限註冊會員閱讀
close

基因改造已經過時,合成生物改良食品將是新趨勢

0

 

技術上而言,基因改造食品都是老掉牙的事了。雖然一些消費者可能最近才發現,他們存在在我們的飲食系統中已久,農民其實自1996年就已經接觸到基因改造生物。

但是最新的一項技術,讓基因改造食品在我們的食物鍊中已經複雜的存在增添更多對話空間:合成生物學。

從本質上說,合成生物學是在設計與建構可以使生物體比自然狀態更有效的一種科學(甚至是產生人類可能需要但是自然不存在的生物)。Woodrow Wilson國際研究中心資深合成生物學計畫主任Todd Kuiken表示,這是基因工程的下一個階段。

雖然有更多關於合成生物學發展潛力的炒作,像是用以創造藥物,生物燃料,甚至設計新的生物。但是市場上最能被一般大眾接觸到的合成生物產品其實是在我們的食物中。

合成香草,被作為一種替代人工香草的味道銷售,今年夏天就推廣到了美國。但是,不要指望能在你當地的超市找到它。它的美國製造者,一家研發此技術的瑞士公司的合作夥伴,International Flavors & Fragrances,對於究竟有哪些食品公司在使用它依然保持緘默。

基因改造的種子通常包含來自另一生物體的基因,以便賦予植物新的防禦機制。合成生物學運用該植物的基因產生得產品,透過酵母作用產生與該植物相同的化合物,但這個過程因為是透過發酵因此更加有效率。

EVOLVA是瑞士合成基因生物公司負責研發合成生物香草。這間公司同時有合成生物藏紅花,抗氧化劑白藜蘆醇和甜葉菊在生產線上。而在未來兩年這些產品都將會出現在市場上。EVOLVA公司聲稱,合成生物食品最主要的好處在於,它們的生成可以於實驗室內完成,不會像傳統的農產品那樣取決於天氣與農民等為未知因素的影響。

如果我們已經報導過的,藏紅花是世界上勞力最密集且昂貴的作物(所以有很多仿冒的產品)。甜葉菊的甜蜜分子在該植物中只佔了極少的部分-少於百分之一的該植物組成,因此導致提煉的成本高昂。天然生成於紅酒與巧克力當中的白藜蘆醇,EVOLVA製造的合成生物版將可在秋天問世,可能會造成供應商的搶購,作為化學產品中的抗氧化原料。

坊間常見的人工香草調味料,雖然便宜,卻是由石化與造紙廢料衍生,因此不能被標示為天然。所以EVOLVA看到了商機,根據美國香料及萃取物製造者協會定義,合成香草的香味主要取決於香草豆,因為香草豆是由發酵製成,因此可列為天然。(美國香料及萃取物製造者於銷售產品前不需要通過美國食品與藥物管理局的批准)

EVOLVA聲稱它所生產的香草有一種圓潤而較好的口感,相較於市面上的香草相關食品所使用的人工香草調味。(當然,生技公司也承認,如同我們先前所報導過的,合成香草的味道仍比不過真正從香草豆提煉的,擁有令人垂涎的250種香料混和風味的香草。)

EVOLVA的首要目標是使昂貴且稀少的產品能以更實惠的價格被一般人擁有。CEO Neil Goldsmith這麼告知媒體。且EVOLVA的開發行動是符合成本效益並有持續性的。

該公司還表示,它已經進行嚴格的安全測試。並且市場上已經有化學製成的人工香草流通,所以香料工業團體定義其為一般安全的食品添加劑(generally recognized as safe)。批評人士指出,新的產品:合成香草代表一種監管漏洞,使他們能夠不經過政府的安全評估就獲得GRAS認證。

有一些其他的公司也生產類似的合成食品添加物,但是少有公司像EVOLVA如此公開產品的製造過程。Kuiken表示。

經過多年的實驗,Goldsmith表示,他的公司已經找出方法給酵母指引,透過酶的基因形成,將糖轉化為甜葉菊,香草,藏紅花和白藜蘆醇。

酵母可以用天然的方式將糖轉化為我們愛的其他物質,就像它生成酒那樣。合成生物學家從中學習到,運用正確的遺傳指令,酵母還能將唐轉化為更多其他的物質。

所以這些新的基因改造食物該如何被測量,是否能被越來越多持懷疑態度的大眾所接受?現在都還很難說,而且也幾乎不可能被一般的消費大眾所分辨出來他們的不同,就算人們嘗試區分。

如同Kuiken指出的,製造這些基因改造香料的人與把他們添加進最終食品的人不是同一批人,以至於有些購買香料與食品添加物的公司並不知道採買的是基因改造的產品。

除了味道與價格的潛在優勢,一些公司更認為基因改造食品其實對地球來說是更好的,也因此有銷售給有良心的消費者的市場價值,如果這些消費者願意對其有更多的了解。瑞士聯邦技術學院的Luc Henry 在寫給Discovery的部落格中提到,不僅是工程酵母不需要任何土壤生成,其最終的產品,像是EVOLVA的香草,都不需要消耗天然資源,而且不需要被標示為基改

的確,有環保意識的工程師們肯定合成改造食物對環境友善的潛力。如同Motley Fool的報導,近日,新的乳製品是將不需要依靠乳牛。Muufri這間新興公司使用工程酵母發酵,製作成牛,羊奶; 另外還有一群生物學駭(biohackers)正在研發純素的基因合成起司。

但是,即使大多數消費者還沒有聽說過合成基因食品,有一組擁護團體仍充滿批判並拒絕聲稱這樣的產品是天然的。今年八月,地球之友在一篇新聞稿中指出,像傳統基因改造食品,合成生物學成分進入食品和消費品的過程仍缺乏適當的健康和環境安全評價,法規或標示。

環保組織還宣布,它已經說服了哈根達斯和其他一些小的冰淇淋公司沒有使用通過合成生物學生產的香草。 (哈根達斯的舉動有點像沙拉醬公司印無麩質標籤在瓶子上,因為哈根達斯只在它的冰淇淋中使用真正的香草提取物。所以該公司似乎不可能購買合成香草,其被當作是人工香草香料的替代品。 )

Dana Perls,一家名為地球之友的食品公司活動人表示,她對於基因改造食品對於環境的潛在影響有許多疑問。像是她會想要了解讓酵母生成合成食品需要使用多少的糖。

Perls說,當合成基因食品的規模更大的時候,或許就需要更巨大的甘蔗園來支撐,而這樣的情形將會減少地球上的生物多樣性,讓這些地球的已知問題更加白熱化。 Perls認為,EVOLVA聲稱的可持續性是值得商榷的。

Perls說,EVOLVA聲稱它的香草是天然的,這是一種誤導。消費者並不知道天然和合成的區別,她說。

改造生物計畫的Kuiken說,雖然在技術上,像EVOLVA這樣的公司被法律允許聲稱他們的產品是天然的,然而這還是存在強烈的爭論。

最後,他說,合成食品的成功將部分取決於監管體系是否能夠處理這種類型的技術,以及消費者對它的看法與意見。

香草將會是一個有趣的案例,透過這個案例我們可以看到人們是否接受合成生物,Kuiken說。我很納悶,難道人們甚至不知道他們現在買的人工香草是從石油化工衍生出來的嗎?

http://www.npr.org/sections/thesalt/2014/10/03/353024980/gmos-are-old-hat-synthetically-modified-food-is-the-new-frontier

Share.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