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开采与砍伐 漠视基因多样性

0

撰文 / Joanne Shih

生物种类减少 面临基因瓶颈

“适者生存,不适者淘汰”是生物演化过程中为人熟知的定律,自然界中原本就存有天灾与疾病的风险,让生物族群大小有所消长,但人类对环境的过度开发却加速了物种消逝。2005 年曾有一份加拿大的报告,针对目前世界仅存的最后一片温带雨林“大熊雨林(Great Bear Rainforest)”进行调查,指出森林中 46 % 的商业伐木行为,都在孕育鲑鱼最主要的流域中进行,造成生物栖地破碎化,栖地消失以及无法适应环境变迁的品种面临淘汰,仅剩相对少数的品种存活下来,继续繁衍后代,最终使整个鲑鱼族群的基因多样性大幅下降,这样的现象正是所谓的基因瓶颈(genetic bottleneck)

geneticbottle

延伸阅读:遗留雪地中的线索:环境DNA

大自然与生俱来创造多样性的能力

最初自然界有一套建立基因多样性的机制,让生物与环境变化之间维持动态平衡。以鲑鱼为例,常见的鲑鱼有五大品种,包含:帝王鲑(Chinook salmon)、银鲑鱼(Coho salmon)、白鲑鱼(Chum salmon)、红鲑鱼(Sockeye salmon)以及粉红鲑(Pink salmon),这些鲑鱼各自生长在不同的河域与海域,一般鲑鱼的习性会洄游到最初的栖地产卵,不过偶尔有些鲑鱼在回家的路途中也会迷路,进入其他鲑鱼族群的聚落中,也正是在这样的过程中,让不同品种的鲑鱼有机会发生跨品系繁殖,过程中进行基因交换(genetic exchange),不仅降低近亲繁殖所带来的风险,更造就了基因多样性。

鲑鱼品种的多样性,除了反映在不同的栖息环境,在鲑鱼生命周期的不同阶段中,也分别具有不同的意义,包含:幼年鲑鱼在淡水与以及成年后栖于海水的时间长短、成年鲑鱼洄游的时间、产卵时间与习性以及鱼卵大小都各自不同,由鲑鱼的名称也可以知道牠们的大小与外型有所差异,而这些特性更进一步影响鲑鱼在野生环境中被猎捕与存活的机率。

各种不同特性的鲑鱼,除了让自然界更多采多姿,在演化学上更具有重大的意义,母群体数量较大、歧异度较高的族群,有比较多机会出现能适应环境变迁的品系,而存活下来继续繁衍;反之,多样性越少的族群越容易面临危险,当环境改变时,族群中没有高物种歧异度作为缓冲,而只有基因特性相近的品种,无法适应变迁的物种惨遭淘汰,恶性循环使得生物多样性越来越少,继之的后果就是整个族群的灭绝。

滥垦滥伐

延伸阅读:量身打造癌症医疗 果蝇幕后推手

经济发展和生态多样性的拉锯战

或许,从人类可预见的时间轴来看,地球物种最大的价值是换取人们更好的生活品质,以及物质上的享受,但却没有想到在开发的过程中,因为栖地消失、感染疾病甚至被直接猎捕,许多物种的数量越来越少。除了鲑鱼之外,地球上许多物种也面临严重的基因瓶颈,虽然自数十年前开始,环境保护意识在许多民间与政府机构中萌芽,但是自然生态往往敌不过社经发展。一个令人痛心的例子是 2002 年被加拿大濒危野生动物现状调查委员会(Committee on the Status of Endangered Wildlife in Canada,COSEWIC)列为濒临危险的红鲑鱼,当地政府的渔业及海洋部(Department of Fisheries and Oceans,DFO)却没有将之列入野生鲑鱼保育政策的名单,任人们恣意摧残自然资源。

环保团体、企业财团与政府历经二十多年的协商,终于在 2016 年初,于加拿大卑诗省政府建立了环境保护的重大里程碑,立法限制大熊雨林中的商业伐木、狩猎等行为,宣布立法的省长 Christy Clark 期许这项协议在未来的一百年、五百年中,不仅保护这片珍贵的雨林,更为全地球的环境带来长远的改变。

延伸阅读:破解抗药性基因 仔猪肠道藏线索

参考文献
1.Salmon in the Great Bear Rainforest: A Matter of Genes
2.The BC Salmon Marketing Council: http://www.bcsalmon.ca/wild-bc-salmon/five-salmon-species
3.’Global treasure’: B.C. bill protects Great Bear Rainforest from logging. Metro Vancouver, March 2016

图片来源
1. https://www.studyblue.com/notes/note/n/chapter-17-2-evolution-as-genetic-change-in-populations/deck/6836131
2. http://briank.im/content/images/2015/04/lone_logger.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