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僅限註冊會員閱讀
close

蝙蝠是冠狀病毒(coronavirus)的儲存庫 ?

0

提到 21 世紀的「世紀瘟疫」,大概很少人不會想到 SARS (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吧!2002 年 11 月從中國廣東省順德市(第一例則是來自同年 12 月 15 日同省分的河源市)開始出現的 SARS ,在很短的時間內迅速散播至 27 國、感染 8,098 人、造成 774 人死亡(死亡率將近 10%);在台灣,從 2003 年 3 月 14 日出現第一起病例直到 7 月 5 日由世界衛生組織宣布從感染區除名之間,共有 346 人感染,其中 73 人死亡(死亡率 21%),並使得台北市立和平醫院及周圍街道、鄰近大樓管制封鎖。和平醫院自 4 月 24 日封鎖至 5 月 8 日,共計兩週;全台灣死亡的 73 人中,有 35 人來自和平醫院。筆者記得 2003 年時,台灣人人談 SARS 色變,春假時因花蓮沒有 SARS 病例,加上台灣因被列名為 SARS 疫區不能出國,旅遊人潮把花蓮擠爆,甚至得開放操場讓觀光客露營!

2012 年的中東呼吸道症候群 MERS (Middle East Respiratory Syndrome)比 2002/2003 的 SARS 死亡率更高;共有 1,782 人感染,640 人死亡,死亡率為 35.9%。但不論是 SARS 或是 MERS,其實病原都屬於冠狀病毒(coronavirus,CoV);冠狀病毒是正股單股 RNA 病毒,因為在顯微鏡下外面有一圈由病毒棘突膜粒所形成的構造,看起來很像王冠或日冕,所以被取名為冠狀病毒。

冠狀病毒大流行 都是蝙蝠惹得禍 ?!

兩次的冠狀病毒大流行,後來都發現與蝙蝠直接(SARS)或間接(MERS)有關,這使得研究者開啟了與冠狀病毒與動物相關的研究,也發現冠狀病毒幾乎都源自於動物,但蝙蝠與冠狀病毒之間的關係還不是很清楚;除此之外,一些研究/醫療資源較不足的區域,當地蝙蝠體內冠狀病毒多樣性的資料極少,但這些區域有許多都是潛在冠狀病毒疾病爆發的熱點。

為了要釐清冠狀病毒與蝙蝠的關係,美國在 2009 年開始了 PREDICT 計畫,以五年的時間走遍美洲、亞洲、非洲 20 國,來研究冠狀病毒在不同生物體內的存在狀況以及多樣性。研究團隊收集蝙蝠、齧齒類、非人的靈長類糞便作為取樣來源(動物都在取得糞便樣本後原地野放),取樣的區域來自於有人類、同時也有這些動物出沒的區域,這樣結果對於預測人畜之間互相感染的風險才更直接。

 冠狀病毒。圖片來源:Wikipedia


冠狀病毒。圖片來源:Wikipedia

延伸閱讀:瘧原蟲如何流布無窮?

在取樣 12,333 隻蝙蝠、3,387 隻齧齒類、3,470 非人的靈長類並進行分析後發現,驗出冠狀病毒的個體主要集中在蝙蝠,佔 98%(1065/1082),為全體蝙蝠的 8.6%。序列分析後,共發現 100 個冠狀病毒分類群(taxa),其中有 91 個在蝙蝠中出現。而與 SARS 病原(SARS-CoV)、MERS 病原(MERS-CoV)、人類冠狀病毒 229E 同屬一子分支的冠狀病毒也在非洲多個國家的蹄蝠屬、菊頭蝠屬蝙蝠類中出現。

分析資料發現,單一種蝙蝠只要取樣超過 110 隻,就會驗出至少一種冠狀病毒分類群;平均每種蝙蝠體內可發現 2.67 個冠狀病毒的分類群。蝙蝠的種類越多的區域,冠狀病毒分類群的多樣性也越高。

在非洲、亞洲的蝙蝠體內的冠狀病毒,在不同科的宿主間轉換相當普遍;但在拉丁美洲只有在同一科的宿主之間轉換。這是否意味著在非洲、亞洲蝙蝠體內的冠狀病毒更容易「跳」到人身上去?目前作此定論尚嫌過早。不過,拉美的蝙蝠體內的冠狀病毒,在屬內的轉換率遠高於非洲、亞洲。

研究團隊估計在蝙蝠中大約有 3,204 個冠狀病毒的分類群,未來應該進行更大量的取樣(每種至少 400 隻),以深入瞭解蝙蝠體內的冠狀病毒多樣性。

電影「全境擴散」(Contagion)海報,來源:wiki

電影「全境擴散」(Contagion)海報,來源:wiki

是否因此就要開始「消滅」蝙蝠呢?

研究團隊提醒大家,蝙蝠並不是害畜,牠是生態系裡重要的一個成員,可以協助傳播花粉、捕捉害蟲;如果因此開始大規模消滅蝙蝠,會造成生態系不穩定,所產生的害處將遠大於可能的益處。看過 2011 年上映、由 SARS 事件發想而來的電影「全境擴散」(Contagion)的讀者應該都還記得,在影片的最後告訴我們,片中的神秘疾病其根源來自於人類砍伐森林造成蝙蝠無家可歸,這些蝙蝠在尋找新棲地時住進了豬圈,將身上的病毒傳播到豬身上;接著豬被運到市場宰殺、屠體送進餐廳經由廚師傳染給不知情的食客…人類應當要學會的功課不是「消滅一切可能的疾病來源」,而是如何取得自己與自然間的平衡。筆者以為,在人類一次次向外界擴張時,或許更應該尊重其他物種的生存權,這才是避免未來再度爆發新瘟疫的關鍵。

文 / 葉綠舒

延伸閱讀:農業危機有解 ?! 抓到壞死性真菌的痛腳


參考文獻:

1. 報橘 Buzz Orange。2015/05/28。新 SARS 來勢洶洶:回顧 12 年前,和平醫院的「官僚殺人」實錄
2. Tracey Goldstein et al. Global patterns in coronavirus diversity. Virus Evolution, June 2017 DOI: 10.1093/ve/vex012

©www.geneonline.news. All rights reserved. 基因線上版權所有 未經授權不得轉載。合作請聯繫:service@geneonlineasia.com

Share.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