蝙蝠是冠状病毒(coronavirus)的储存库 ?

0

提到 21 世纪的“世纪瘟疫”,大概很少人不会想到 SARS (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吧!2002 年 11 月从中国广东省顺德市(第一例则是来自同年 12 月 15 日同省分的河源市)开始出现的 SARS ,在很短的时间内迅速散播至 27 国、感染 8,098 人、造成 774 人死亡(死亡率将近 10%);在台湾,从 2003 年 3 月 14 日出现第一起病例直到 7 月 5 日由世界卫生组织宣布从感染区除名之间,共有 346 人感染,其中 73 人死亡(死亡率 21%),并使得台北市立和平医院及周围街道、邻近大楼管制封锁。和平医院自 4 月 24 日封锁至 5 月 8 日,共计两周;全台湾死亡的 73 人中,有 35 人来自和平医院。笔者记得 2003 年时,台湾人人谈 SARS 色变,春假时因花莲没有 SARS 病例,加上台湾因被列名为 SARS 疫区不能出国,旅游人潮把花莲挤爆,甚至得开放操场让观光客露营!

2012 年的中东呼吸道症候群 MERS (Middle East Respiratory Syndrome)比 2002/2003 的 SARS 死亡率更高;共有 1,782 人感染,640 人死亡,死亡率为 35.9%。但不论是 SARS 或是 MERS,其实病原都属于冠状病毒(coronavirus,CoV);冠状病毒是正股单股 RNA 病毒,因为在显微镜下外面有一圈由病毒棘突膜粒所形成的构造,看起来很像王冠或日冕,所以被取名为冠状病毒。

冠状病毒大流行 都是蝙蝠惹得祸 ?!

两次的冠状病毒大流行,后来都发现与蝙蝠直接(SARS)或间接(MERS)有关,这使得研究者开启了与冠状病毒与动物相关的研究,也发现冠状病毒几乎都源自于动物,但蝙蝠与冠状病毒之间的关系还不是很清楚;除此之外,一些研究/医疗资源较不足的区域,当地蝙蝠体内冠状病毒多样性的资料极少,但这些区域有许多都是潜在冠状病毒疾病爆发的热点。

为了要厘清冠状病毒与蝙蝠的关系,美国在 2009 年开始了 PREDICT 计画,以五年的时间走遍美洲、亚洲、非洲 20 国,来研究冠状病毒在不同生物体内的存在状况以及多样性。研究团队收集蝙蝠、齧齿类、非人的灵长类粪便作为取样来源(动物都在取得粪便样本后原地野放),取样的区域来自于有人类、同时也有这些动物出没的区域,这样结果对于预测人畜之间互相感染的风险才更直接。

 冠状病毒。图片来源:Wikipedia


冠状病毒。图片来源:Wikipedia

延伸阅读:疟原虫如何流布无穷?

在取样 12,333 只蝙蝠、3,387 只齧齿类、3,470 非人的灵长类并进行分析后发现,验出冠状病毒的个体主要集中在蝙蝠,占 98%(1065/1082),为全体蝙蝠的 8.6%。序列分析后,共发现 100 个冠状病毒分类群(taxa),其中有 91 个在蝙蝠中出现。而与 SARS 病原(SARS-CoV)、MERS 病原(MERS-CoV)、人类冠状病毒 229E 同属一子分支的冠状病毒也在非洲多个国家的蹄蝠属、菊头蝠属蝙蝠类中出现。

分析资料发现,单一种蝙蝠只要取样超过 110 只,就会验出至少一种冠状病毒分类群;平均每种蝙蝠体内可发现 2.67 个冠状病毒的分类群。蝙蝠的种类越多的区域,冠状病毒分类群的多样性也越高。

在非洲、亚洲的蝙蝠体内的冠状病毒,在不同科的宿主间转换相当普遍;但在拉丁美洲只有在同一科的宿主之间转换。这是否意味着在非洲、亚洲蝙蝠体内的冠状病毒更容易“跳”到人身上去?目前作此定论尚嫌过早。不过,拉美的蝙蝠体内的冠状病毒,在属内的转换率远高于非洲、亚洲。

研究团队估计在蝙蝠中大约有 3,204 个冠状病毒的分类群,未来应该进行更大量的取样(每种至少 400 只),以深入了解蝙蝠体内的冠状病毒多样性。

电影“全境扩散”(Contagion)海报,来源:wiki

电影“全境扩散”(Contagion)海报,来源:wiki

是否因此就要开始“消灭”蝙蝠呢?

研究团队提醒大家,蝙蝠并不是害畜,牠是生态系里重要的一个成员,可以协助传播花粉、捕捉害虫;如果因此开始大规模消灭蝙蝠,会造成生态系不稳定,所产生的害处将远大于可能的益处。看过 2011 年上映、由 SARS 事件发想而来的电影“全境扩散”(Contagion)的读者应该都还记得,在影片的最后告诉我们,片中的神秘疾病其根源来自于人类砍伐森林造成蝙蝠无家可归,这些蝙蝠在寻找新栖地时住进了猪圈,将身上的病毒传播到猪身上;接着猪被运到市场宰杀、屠体送进餐厅经由厨师传染给不知情的食客…人类应当要学会的功课不是“消灭一切可能的疾病来源”,而是如何取得自己与自然间的平衡。笔者以为,在人类一次次向外界扩张时,或许更应该尊重其他物种的生存权,这才是避免未来再度爆发新瘟疫的关键。

文 / 叶绿舒

延伸阅读:农业危机有解 ?! 抓到坏死性真菌的痛脚


参考文献:

1. 报橘 Buzz Orange。2015/05/28。新 SARS 来势汹汹:回顾 12 年前,和平医院的“官僚杀人”实录
2. Tracey Goldstein et al. Global patterns in coronavirus diversity. Virus Evolution, June 2017 DOI: 10.1093/ve/vex012

©www.geneonline.news. All rights reserved. 基因线上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合作请联系:[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