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紀之謎的雪人傳說 被 DNA 定序終結了?

0

在尼泊爾與西藏的古老民間傳說中,都不約而同存在著一種被稱之為雪人(Yeti)的危險又神秘的生物,傳說中對雪人的種種描述與北美傳說中的生物——大腳,有著極為相似的特徵。據說這種令許多探險家深深著迷的生物——雪人,生活於喜馬拉雅的深山之中,是一種介於人與猿的中間,比一般人均身高再高一些,全身被深色長毛覆蓋,有著巨大腳掌的神秘動物。

Nepal_Yeti

雪人的故事起源 究竟來自何方

到了十九世紀初,隨著越來越多西方人前往攀登喜馬拉雅山脈,透過文字與照片紀錄,許多繪聲繪影的報導不斷流出,雪人是否真實存在的謎團越滾越大。最早在 1889 年,一位英國陸軍中校 Laurence Waddell 在錫金東北部發現雪人足跡,並寫成 《Among the Himalayas》 一書出版。1925 年,皇家攝影協會 ( Royal Geographical Society ) 攝影師 N.A. Tombazi 寫到他在尼泊爾海拔一萬五千英尺的澤木冰川 ( Zemu ) 附近看到一隻不明生物,身高大約 180 到 270 公分之間,外形酷似人類,至此雪人一詞開始普遍為人所知。1951 年 11 月,英國珠穆朗瑪峰登山隊隊員 Eric Shipton 在 Mt. Everest 山脈的雪地上拍下第一張據信為可惡雪人 (Abominable Snowman) 的清晰腳印照片,該腳印長有 45 公分,寬 32 公分,有著三小兩大的五根指頭,腳後跟平坦,巨大的拇指外翻。1986 年 3 月,喜馬拉雅山的徒步旅行者 Anthony Wooldridge 看到了他認為是雪人的生物站在距離大約 500 英尺山脊附近的雪地裡。 它沒有移動或發出噪音,但是 Anthony Wooldridge 在雪地上看到了奇怪的足跡。 他拍了兩張照片,被專家學者分析為真。1960 年,Hillary 送上一隊專門收集雪人物證的考察隊。他們從 Khumjung 修道院收集到一片被認為是雪人「頭皮」的遺骸送往西方進行測試,分析結果卻顯示頭皮是由一頭山羊喜馬拉雅羚羊的皮膚製成的。1954年,登山嚮導 John Jackson 在尼泊爾拍攝了雪人的象徵性繪畫以及許多足跡,其中一些無法辨認真偽。1959 年,有探險家收集並分析了可能為雪人的排遺,發現其中含有無法識別的寄生蟲。1983年,Daniel Taylor 和 Robert Fleming Jr 率領雪人探險隊進入尼泊爾的 Barun 谷,在那裡發現了雪人的腳印。甚至直到 2007 到 2014 這近十年間,都還陸陸續續有英國 BBC、美國電視節目  《Destination Truth》、以及日本和俄羅斯等探險家陸續回報疑似雪人的蹤跡。

在這些報導當中,最著名的事件應為 1959 年,好萊塢演員 James Stewart 被報導在訪問印度時曾協助運出「潘波切」之手,據信該手指是雪人的遺骸,曾被供奉在尼泊爾的潘波奇佛寺 (Pangboche Buddhist monastery) 作為鎮寺之寶。抵達倫敦後,「潘波切」之手輾轉捐贈給倫敦皇家外科醫學院的人類和與靈長動物博物館 (Royal College of Surgeons museum),作為館藏展出。

1937 年攝影師 Frank S. Smythe 拍到疑似雪人腳印的照片,刊登於 1952 年的《Popular Science》期刊。來源:Wiki。

1937 年攝影師 Frank S. Smythe 拍到疑似雪人腳印的照片,刊登於 1952 年的《Popular Science》期刊。來源:Wiki

延伸閱讀:化石遺傳學 揭開家貓演化史

科學家扮演起流言終結者的角色   

直到 2011 年,BBC 記者 Matthew Hill 注意到了這根被遺忘的雪人手指,展開了 BBC 紀錄片拍攝計畫,帶著攝影團隊深入調查手指輾轉流入英國博物館的來龍去脈,並將手指交給愛丁堡科學家進行 DNA 測試,發現這隻被稱之為「雪人」手指的遺骸,其實只是人類的手指。至此,人們開始以比照片和文字更科學的 DNA 定序方式,嘗試解開關於雪人的世紀之謎。

2014 年,牛津大學以 Bryan Sykes 為首的科學家發表一篇研究論文,率先以系統化的線粒體 12S rRNA 基因定序法,鑑定近 50 年來保存在世界各地的博物館或私人收藏家手中,據說來自於不尋常靈長類動物的 30 個毛髮樣本。雖然當中 28 個樣本被鑑定出是屬於已知動物的毛髮,不過兩個分別來自印度拉達克和不丹的毛髮樣本,則不屬於任何已知動物,而是與舊石器時代的北極熊(Ursus maritimus)具有更接近的親緣關係。這個來自基因學的佐證,燃起了許多人的希望,或許,雪人不只是傳說,而是真實的存在,且極有可能是北極熊的近親這個說法於是不脛而走。

但隨後英國科學家 Ceiridwen Edwards 及 Ross Barnett 便以更嚴謹的遺傳分析複測推翻這種說法,「它們並不與 Bryan Sykes 所說的舊石器時代北極熊完全匹配,」 Barnett 說。「倒是與現代北極熊匹配,而且實際匹配度微乎其微。」毛髮是遠古 DNA 的很好來源,因為角蛋白阻止了水的侵害,但 DNA 卻可能產生降解。 Ceiridwen Edwards 及 Ross Barnett 質疑 Bryan Sykes 的 DNA 分析方法,認定其所謂的喜馬拉雅山雪人極可能只是喜馬拉雅山熊,不是古代北極熊的後代。他們指出:「喜馬拉雅山熊是棕熊的一個亞種,它們生活在喜馬拉雅山較高的山峰。由於數量極為稀少,所以很難被發現。」

2017 年,以美國水牛城大學(University of Buffalo)為首的跨國研究團隊在「皇家學會報告生物科學版」(Proceedings of the Royal Society B)發表的研究報告,為這則流傳已久的喜馬拉雅傳說的起源,提供了最新的見解。「這項研究代表了迄今為止對疑似來自神話般的『原始人類』生物樣本進行了最嚴格的分析。」 作者在研究報告中闡明。這項跨國研究團隊包含了來自 UB 的 Tianying Lan 和 Stephanie Gill ,法國 SPYGEN 的 Eva Bellemain;挪威生命科學大學的 Richard Bischof;巴基斯坦 Quaid-i-Azam 大學的 Muhammad Ali Nawaz 和巴基斯坦的雪豹信託計劃。

Lindqvist 博士檢查的「雪人」樣本是由英國製作公司 Icon Films 提供,Lindqvist 博士也曾在 2016 年的動物星球專題《YETI OR NOT》中對其進行勘驗,探討雪人傳說的緣起。這些從世界各地的私人收藏與博物館藏中收集到的9組包括一隻「雪人」(修道院遺蹟的一部分)的手骨頭、牙齒、爪子上的一塊皮膚、青藏高原一個洞穴中發現的腐爛「雪人」、毛髮和糞便等被稱為雪人的生物樣本。研究結果發現除了一組樣本為狗之外,其餘樣本事實上均是來自於3種熊類,分別為亞洲黑熊、西藏棕熊與喜馬拉雅棕熊。該研究的首席科學家,水牛城大學生物學副教授 Charlotte Lindqvist 博士對外發表聲明:「我們的研究結果強烈顯示,雪人傳說的生物基礎可以在當地的熊類中找到蹤跡,我們的研究證明了,遺傳學應該能夠解開其他類似的奧秘。」

DNA 分析 幫助學界解譯未知世界  

在西方世界流傳了一世紀的雪人傳說,至此應該畫上了句點。如同 Lindqvist  博士認為的,科學可以成為探索神秘生物神話根源的最有效工具。在非洲,長久以來西方傳說中的「非洲獨角獸」,在 20 世紀早期被英國研究人員發現並描述,其實是真實存在的,一種有著黑白交替條紋的稀有動物㺢㹢狓(okapi)——看起來就像是斑馬或馬的長頸鹿親戚。

又或是在澳洲,當地土著相信的「夢幻時間」神話中,提到過的巨大動物類生物,可能是古代真正的巨型動物或其遺體。今天人們從檢測澳洲的化石記錄中,一些學者推測出在數千年前,當時的人類可能和超大型動物共存過一段時間。

DNA 不只是研究生物過去生命歷史的工具,同時也是探索未知世界的最佳媒介。基因線上也曾經介紹過知名法老的DNA研究(延伸閱讀:木乃伊的 DNA (上):用遺傳學破解神秘古埃及 曾經輝煌的古埃及文明木乃伊的 DNA (下):古今埃及人的不變與變),隨著基因科學一點一滴的推敲,哪些是有憑有據的事實、哪些是以訛傳訛的錯誤解讀、哪些又是穿鑿附會與奇思幻想,都終將無所遁形(延伸閱讀:毛利人是台灣人後裔? 內容農場超標準)。對所有已知以及未知的物種進行 DNA 分析,就像是科學家探索與理解世界的不懈努力。隨著基因工程的日新月異,或許未來人類世界中的所有未知生物,都能一一透過 DNA 科學的觀察角度,客觀地解開相關謎團。(延伸閱讀:從《冰原歷險記》猛瑪象 DNA 看物種保育關鍵

參考文獻:
1. https://en.wikipedia.org/wiki/Yeti
2. http://www.dailymail.co.uk/sciencetech/article-2997216/Mystery-yeti-deepens-DNA-analysis-reveals-Abominable-Snowman-hair-does-NOT-belong-unknown-species-bear.html
3. http://www.dailymail.co.uk/sciencetech/article-2078875/The-Yeti-severed-finger-Nepal-movie-star-James-Stewart.html
4. https://www.ncbi.nlm.nih.gov/pmc/articles/PMC4100498/
4. https://www.ncbi.nlm.nih.gov/pmc/articles/PMC4298200/
5. http://www.buffalo.edu/news/releases/2017/11/037.html
6. https://www.livescience.com/25072-yeti-abominable-snowman.html
7. http://www.sciencemag.org/news/2017/11/so-much-abominable-snowman-study-finds-yeti-dna-belongs-bears
8. https://www.sciencedaily.com/releases/2017/11/171128230404.htm

首圖來源:
By Philippe Semeria – www.philippe-semeria.com, CC BY 3.0, Wiki

©www.geneonline.news. All rights reserved. 基因線上版權所有 未經授權不得轉載。合作請聯繫:[email protected]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