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僅限註冊會員閱讀
close

專訪肌萎症生命鬥士陳燕麟醫師——獻身志業 擁抱人生的不完美

0

「醫師,這個病有藥可醫嗎 ? 如果沒有,怎麼辦 ?」擔任耕莘醫院組織病理科主治醫師的陳燕麟醫師,國三就發現自己罹患「肢帶型肌肉萎縮症」(簡稱肌萎症),是一種四肢會逐漸無力的罕見疾病,目前仍沒有治癒的方法。自身的經歷讓陳醫師面對患者的疑問皆能感同身受。基因線上初次拜訪陳醫師,在一間狹小的辦公室裡,陳醫師客氣地對我們點點頭,將他自己從一開始的震驚,尋求治癒方法後的失落,到因緣際會踏上肌肉病理的研究,在醫界支持下推動「基因檢測公益計畫」,以期幫助更多患者與家屬,這一路以來與疾病共舞的心路歷程,以及對精準醫療興起帶來的希望與限制,一一向我們娓娓道來 … …。

生命的缺口 成就一生的志業

「我國三的時候,發現自己跑步越來越慢,覺得奇怪,在高一時確診,才知道我罹患了肌萎症 (Limb-girdle muscular dystrophy,LGMD)。」得知之後傷痛萬分,但怕家人與朋友擔心,仍然強裝鎮定,陳醫師回想,「我高中畢業時還向同學誇下海口,說我有三大目標:第一,當醫生,希望治癒我的病;第二是唸博士班,深入了解這個疾病的機制;第三,是開漫畫店。」他笑著說。但隨著唸書過程,發現該疾病沒有治癒的方法,便萌生退意,總覺得無須多花心力在一件不可能成功的事情上。

因為內心的抗拒,陳醫師後來選擇的研究方向也都與該病無關,直到三年前就讀博士班的某一天,指導教授對他說:「你兼具『醫師、病友及家屬』的三重角色,不研究這個太可惜了 !」後來,陳醫師換個角度想,疾病能治癒當然最好,但若沒有辦法,只要有任何方式可以減緩其發展,還是能對社會有所貢獻。帶著師長的支持與鼓勵,陳醫師毅然決然踏上神經肌肉疾病的研究之路,也在今年和日本相關單位聯繫,打算赴日進修肌肉病理學。

不過,他也感慨地說道:「前幾天我到台中參加一個神經肌肉病理的研討會,遇到當初診斷我的楊智超醫師,至今已過了十八年,從最初的排斥、懷疑到欣然接受,當我繞了一圈終於又回到這條路上時,楊醫師也要退休了。」在台灣,研究該領域的學者相當少,這類病例也因為不多,所以醫院並沒有資源額外培養一位該科的醫師。因此,陳醫師希望透過自己的力量,或許有機會為社會帶來一些改變。而他也和我們分享,近年來在研究上愈做愈能發掘出有意義的成果,即使無法投稿論文,卻能滿足他探索問題的好奇心,甚至發現以前看似無關的所學,都能相互融通,能運用的資源也相對較一開始就投入肌肉研究來得多。言談中,陳醫師道盡一路走來的波折,但從他略帶喜悅的表情中,可以深刻感受到他「重回崗位」的堅毅決心。

不讓疾病留給下一代 基因檢測公益計畫誕生

陳醫師接著說明肌萎症的類型與診斷過程,「通常造成肌肉萎縮、無力的症狀有兩大因素,一是肌肉細胞本身無法正常運作,二是神經傳導出問題。醫師會透過臨床症狀和神經學方面的檢查來區分這兩類。」分析過後,若判斷屬於肌肉類問題,牽涉到的基因大約有 150-200 個;然而,早期的基因檢測並不發達,頂多鎖定特定一、兩個基因,採用桑格定序 (Sanger sequencing) 檢驗,效果不彰,所以即使病人知道了自己的疾病類型,仍不曉得是哪個基因出問題,加上當時也沒有資料庫的概念,所以分析結果也就束之高閣,無法多加利用。隨著次世代定序技術 (NGS) 問世,檢測以組合基因 (panel) 的方式,一次可偵測多個基因位點,較過去更有效率。但是,陳醫師也點出其中的挑戰:「萬一測完結果是陰性,變成還要再找其他的組合 (panel) 來做,而一次檢測的費用大約四萬,多次檢測的醫療花費相當可觀,也會造成病患很大的負擔;更重要的是,即便病人願意自費,醫師也無法保證一次的檢測結果就能找到確切的答案和治療方式。」

即使如此,基因檢測依然有其重要性。在看診過程中,陳醫師發現許多患者仍渴望孕育生命,也有家屬擔心自己帶有隱性基因,會遺傳給下一代,而最佳的防範策略就是基因檢測,因此他決定自掏腰包,默默協助病友。後來,病理科主任在跟陳醫師聊天的過程中得知此事,鼓勵陳醫師以募款方式執行,「基因檢測公益計畫」也就應運而生。起初,僅得到醫院同仁的支持與贊助,資源並不多。直到某一天,陳醫師接到新北市醫師公會理事長周慶明的電話,表示希望一起響應,並協助募款,後來透過新北市醫師公會籌辦的攝影比賽,以及攝影作品的義賣,終於募得了兩百七十萬左右的資金,讓計畫得以順利進行。

新北市醫師公會創會70週年慈善義賣晚會。圖片為陳燕麟醫師提供。

新北市醫師公會創會70週年慈善義賣晚會。圖片為陳燕麟醫師提供。

該計畫在去年開始推動,主要針對尚未基因確診的肌萎症患者、有計畫生育的肌萎症患者及其家族成員,做全外顯子定序 (Whole Exome Sequencing, 簡稱 WES),不僅比過去的桑格定序更有效率,也較組合基因 (panel) NGS 更加經濟實惠;每例檢測費用最高為 3 萬元,若中低收入戶或家境清寒者則以愛心捐款支應。陳醫師提到:「診斷是面對這個疾病最重要的第一步,此計畫的理念是幫助有經濟困難的患者做 WES 診斷。其實,目前已完成的十幾位病人當中,有三、四位會表示自己可以負擔,把經費留給真正需要的人,令人印象深刻。所以我想,這個計畫會源源不斷地持續下去,造福更多人。」

延伸閱讀:CRISPR/Cas9 技術 肌肉萎縮治療新篇章

精準醫學所面臨的挑戰與應用

1. 資料庫的重要性

僅管基因定序技術的進步有助於罕見疾病的診斷,但其產生的資料既複雜又龐大,因此極需資料庫的比對,才能從中發現有價值的訊息。然而,罕見疾病本身的病例少,相關研究人員也不多,難以充實資料量;再者,外送生技公司僅能得到報告結果,卻無法獲得原始資料,因此陳醫師運用自己的研究計畫,慢慢將資料庫建立起來。「也許我的技術還不到非常成熟,但若沒有人先做,後面的人就沒有資料可以比對;再者,這類疾病也有隱性遺傳的可能,即所謂帶因者(carrier)」,陳醫師強調,「以台灣來說,帶因者的數量並沒有想像中稀少,這時就必須依賴更多數據去比對分析。」陳醫師希望將收集的資料分享給更多學者,期望促進該領域的研究發展。

然而,資料共享的人權問題向來都是爭論的焦點,陳醫師認為,只要將資料去連結化,把病人的隱私顧好,這些數據其實對疾病研究幫助非常大。有鑑於台灣樣本數少,陳醫師也透過國際合作,連結更多資料庫與技術交流。他表示日本的研究相當先進,也同為亞洲人種,因此計畫後年赴日交流;中國方面,其基因背景跟台灣更相近,目前已有廈門的研發單位和他接洽,期望推動海峽兩岸罕見疾病的基因篩檢。同時,陳醫師也和東南亞醫療院所開始合作,待未來東南亞資源更充足,便可以幫助當地更多有需要的人。歐美市場則等到資料庫收集足夠,未來也會積極尋求合作機會。

2. 肌萎症納入產前篩檢的可能性

近年來婦產科的帶因者篩檢 (carrier screening) 已成為熱門話題,對此,陳醫師提到,目前肌萎症這類罕病的產前篩檢僅有脊髓性肌肉萎縮症 (Spinal muscular atrophy,SMA),屬於神經性的肌萎症,針對肌肉型的肌萎症目前尚待開發,「所以我想多收集一些數據,隨著技術更成熟、成本更低、診斷經驗也更充足,相信推廣到產前篩檢會是必經之路。」陳醫師說。

精準醫學的侷限與未來展望

精準醫療的應用可分成兩部分,體細胞突變(Somatic mutation)和生殖細胞突變(Germline mutation)。陳醫師表示,生殖細胞突變的篩檢目前已進入全外顯子定序,未來 3-5 年將會進展到全基因體定序 (Whole genome sequencing) ,分析更全面的訊息。體細胞突變方面,則需要克服靈敏度的問題;此外,美國國家癌症中心於 2015 年發起的 NCI-MATCH 計畫 *,其中的籃子試驗 (basket trials),是指利用高通量定序技術找出不同腫瘤的基因變異,再將不同類型但帶有相同基因變異的癌症患者納入同一臨床試驗中,以評估特定的標靶藥物對不同類型腫瘤的療效。

註*:2015 年美國國家癌症研究中心宣布展開耗資三千萬美金的 NCI-MATCH (National Cancer Institute-Molecular Analysis for Therapy Choice) 計畫 ,為史上規模最大且最精密的第II期腫瘤臨床試驗。旨在評估某標靶藥物能否有效治療特定基因突變所導致的癌症,而不論其型別為何。NCI-MATCH 將癌症藥物試驗由傳統的「腫瘤器官」提升至「分子」的角度探討,實踐「精準醫療」的核心精神。

陳醫師表示,若籃子試驗的結果呈現陽性,表示一項癌症標靶藥物將不僅限於某一種特定癌症,而是所有擁有該基因變異的癌症都可能適用,將大幅改寫現行的醫療診斷與治療模式,未來癌症將有可能不再使用傳統病理科的癌症分型方式,而是全面性採用基因檢測報告。而陳醫師也點出,這項看似能嘉惠基因檢測公司的創舉,卻有可能在檢測業務量倍增的情況下,大醫院開始自行設置專屬檢驗單位,小醫院若將樣本檢測都送往大醫院,是否會壓縮到生技公司的生存空間? 又,生技公司是否必須依附於醫院之下才是唯一解? 都是值得深思的重要課題。

陳燕麟醫師小檔案
現任:
組織病理科主治醫師
學歷:
輔仁大學醫學院醫學士
經歷:
耕莘醫院新店總院病理科住院醫師、總醫師、台北榮民總醫院病理科外訓
專長主治項目:
一般外科病理診斷、分子病理診斷

 

©www.geneonline.news. All rights reserved. 基因線上版權所有 未經授權不得轉載。合作請聯繫:service@geneonlineasia.com

Share.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