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醫產業進入戰國時代 下一步該何去何從 — 專訪 Merck 生命科學事業體生物製程業務總監 Gladys Wang

0

默克(Merck)為全球領先的科學與科技公司,於 1668 年創始於德國的天使藥房,至今已發展為一家充滿創新活力的跨國科技大廠。旗下包括:醫藥健康、生命科學、特用材料三大領域。在醫藥健康領域,提供生殖醫學、腫瘤醫學、神經學與免疫學等化學暨生物製藥解決方案,幫助改善人類生命健康;在生命科學領域則包含臨床診斷、製藥與生技製藥製程、新興生物科技如基因編輯等,致力協助科學家解決棘手問題;特用材料領域則專注發展半導體、面板之高科技。此次,基因線上特別訪問 Merck 生命科學事業體生物製程業務總監 ─ 王淑俞(Gladys Wang),她負責帶領東南亞、紐澳、新加坡及台灣的業務發展,透過與製藥及生技製藥公司的合作,拓展製程應用的業務。除了暢談對台灣生技製藥產業的現況觀察、東南亞生技製藥領域的發展和優勢分析,她也和我們分享在 Merck 工作近 20 年來的心路歷程以及管理心法。

台灣生技研發人才多 東南亞國家自帶市場優勢

爽朗、自信且謙和,是 Gladys Wang 第一眼給人的印象。關於東南亞生技醫藥產業發展,她顯然有很多想法。「生技醫療的發展,是各國政府共同的願景。台灣政府近幾年來也大力支持生技醫藥產業,尤其在研發(Research and Development, R&D)方面,投入許多人物力,因此台灣在生技研發方面具有一定的優勢及潛力。但若以經濟產值來論的話,R&D 能帶來的產值並不如生產直接。」此外,她也提到,台灣政府積極鼓勵並推行生技相關計畫,如竹北的生醫園區,結合中南部科技園區打造台灣生醫走廊等,均展現出台灣發展生技產業的企圖心。

Gladys Wang 接著表示:「當然,無論是我或是 Merck,對此都是樂見其成。台灣有很強的原廠委託製造商(Original Equipment Manufacturer, OEM)、開發受託製造經營者(Contract Development Manufacture Organization, CDMO)實力,我相信台灣能藉此於生技醫療領域中佔有一席之地,但還需要政府的支持及特別的策略,才能與其他的亞洲生技大廠競爭。Merck 也很樂意提供各家生技公司相應的協助,幫助他們發展出各自的競爭策略。我個人認為台灣生技醫療產業有其特殊優勢,如 R&D 人才濟濟,但光 R&D 強是不夠的,還需要其他領域,例如藥品優良製造作業規範(Good Manufacturing Practice, GMP)的支持。GMP 需要的人才跟 R&D 不同,如何將 R&D 人才轉移到 GMP 方面,或培養 GMP 人才將是台灣生醫產業的一大挑戰。」Gladys Wang 也點出東南亞國家雖然產業起步較台灣晚,但具有市場優勢,她舉例:「例如印尼,不但有自己國家市場,還因為同為回教國家而容易輸出到中東地區;其他東南亞國家,也有一定的市場規模。台灣市場規模較小,一定要想辦法走出去。東南亞屬於自己一個獨立區域,台灣應想辦法找到自己在東南亞區域的定位。現在雖然有東協,但絕大多數國家仍各自為政,要如何跟這些國家溝通合作,找到雙方都能互利的平衡點,是未來發展的關鍵,也需要一些時間琢磨。」

各國法規未完全相通,是助力還是阻力?

想要打入其他國家市場,首先必須了解當地的需求及相關法規。「每個國家狀況不同。東南亞許多國家的中產階級人口不斷增加,對於生技醫藥的需求也逐漸提升。當然,某些新的治療 / 藥物費用較高,可能會對他們造成經濟負擔。因此,有些國家有自己的補助計畫,類似我們的健保,但細節不同。也有的國家有自己的藥物製造計畫,例如他們會考慮某個藥物的專利何時過期,可以申請學名藥或生物相似藥 (biosimilar) 時,就會輔導當地製藥廠,幫助他們生產或申請該學名藥 / 生物相似藥。當然,他們的生產製造仍屬處於早期階段,廠房設立也還需要時間。不過這是一個趨勢。此外,大多數東南亞國家跟台灣一樣,申請藥物許可需要在地的研究數據,一般而言,學名藥/生物相似藥不需要再重做臨床二期研究,相對來說時程較快。不過還得看每個國家法規的嚴謹程度及要求。目前東南亞各國對藥物審查的標準尚未真正相通。也就是說,在某國進行並通過試驗後,其他國家可能承認部份資料,但不會全盤接收。所以不是在一個國家通過後,就可以直接到其他國家販售這麼簡單。」Gladys Wang 說。

跨國企業如何培養跨領域人才

眾所皆知,Merck 是全球知名科技大廠,其市場遍布全球 66 國,擁有超過 5 萬名員工。身為 Merck 東南亞暨紐澳業務總監,Gladys Wang 自有一套獨特的領導心得。「我在 Merck 已經 19 年了,待過許多不同職位,包括 Supporting Function 部門、Technical 部門、Marketing 部門等等。我認為 Merck 有個非常棒的優點,就是不但有許多不同的事業單位,而且願意讓同仁在這些部門中轉調,學習不同的經驗,對跨部門溝通來說,是一大助益。以我自己為例,我目前擔任業務主管,要帶兵往前衝,但因為曾待過其他部門,所以比較能理解其他部門或後端單位會面臨的困難,或須特別顧忌的眉角,因此相對較懂得互相體諒,整體執行上也較圓融。我會讓自己保持彈性、靈活,並懂得適應,畢竟公司不斷在成長改變,我也得隨之應變。」Gladys Wang 大方分享她在 Merck 的多年經驗與觀察。

女性高階主管的管理心法

最後,她提到:「每間公司都有其獨特的文化,有時併購而來的新單位會與 Merck 原文化不同,在管理上就必須有所調整。身為女性主管,我懂得利用本身柔性特質讓溝通更加順利,雖然有時不免稍微情緒化,但我也會特別留意情緒管控。值得一提的是,我在德國待過一陣子,現在則處於新加坡,在不同國家工作也會面臨不同國家的文化,而這些文化差異是一種巨大的衝擊,需要一段時間去適應。雖然一開始一定會感到無所適從,但了解後其實會發現各文化的有趣之處。所以如何克服文化差異帶來的挑戰,是我個人覺得在溝通管理上非常重要的關鍵。」

王淑俞 (Gladys Wang )總監
學經歷:
– 默克生命科學事業體 東南亞(含台灣)及紐澳地區 業務總監暨製程應用事業處負責人
– 台灣默克生命科學事業體 製程應用事業處負責人
– 默克生命科學事業體 東南亞區經理
– 台灣默克顯示器科技事業處 行銷經理
– 默克(德國總部) 策略規劃及市場分析
– 加入默克負責生物科學研究技術支援暨行銷
– 台灣大學植物科學碩士

延伸閱讀:2018台灣生技月盛大登場 如何看待GMO、如何接軌全球為熱門議題!

©www.geneonline.news. All rights reserved. 基因線上版權所有 未經授權不得轉載。合作請聯繫:[email protected]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