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年齡,表觀遺傳學,與歐洲難民

0

謊報年紀,謀求利益

關心國際情勢的讀者一定知道,近幾年中東局勢動盪之下,大批中東人流離失所,成為有家歸不得的難民。歐洲出於地緣與政治因素收容了許多難民,至今達到 400 萬人之多。短時間內讓如此多的外地人口湧入歐洲,人與人偶有摩擦,難免擦出不少文化衝突與社會問題。中東難民也許沒有比較會犯罪,但是人在歐洲,與寄居地文化背景差異很大的難民們,身在異鄉為異客,產生任何問題都很容易引人注目。

大家都是難民,但是年紀不同的難民,待遇卻有所不同。在歐洲,未滿 18 歲的未成年難民,各方面受到照顧的條件往往比成年人更好;如果難民犯罪,成年與否更是差異明顯-未成年難民通常量刑較輕,監獄也不一樣。全歐洲的未成年難民人數很多,以德國為例,一共已經收容約 150 萬難民,其中有三分之一是未成年人。[1]

未成年難民能享有更多資源與照顧,若是犯罪,又會適用較為寬鬆的法律標準。然而,許多難民抵達歐洲時,並沒有攜帶證明身份的文件。可想而知,這些誘因使得一些難民虛報年齡,謀取更多利益,即使早就年過 30,也宣稱自己只有 17 歲,特別是犯罪被捕的時刻。在此時代背景下,產生了正確鑑別年齡的需求。

鑑別年齡不是新玩意,很多考古學家都有能力估計人類遺骸的年紀,法醫也可以靠著骨頭、牙齒判斷活人的年齡。然而,用 X光與核磁共振成像掃描人體,以解剖學的原理判斷年齡,誤差範圍是 3 到 4 年。

也就是說,需要釐清一個人是否已滿 18 歲的時候,若是受測者實際年齡是 30 歲,那麼多半能確認他是成年人;可是要是只有 20 歲,誤判為未成年的機率就會大增,真正未成年的 17 歲,也可能錯誤判定為成年人。

用表觀遺傳學測定年齡

基因體學的進展,替年齡鑑定帶來新契機。一個人的 DNA 遺傳序列要是沒有發生突變,一輩子都不會改變;但是 DNA 分子上頭的化學修飾,例如 DNA 甲基化(DNA methylation)的位置與數目,卻會受到各種因素影響,其中一項影響因子就是年齡。2013 年時 UCLA 的 Steve Horvath 教授發表論文,根據他的方法,只要分析基因組上 353 個 DNA 甲基化的位置,就能判斷受測者的年紀。[2]

DNA 甲基化算是表觀遺傳學(epigenetics)修飾的一種,除了年齡,也會受到取樣的細胞與組織,飲食、性別等多重因素影響。所以 Horvath 選擇的測試目標,除了必需與年齡高度相關,還要與飲食等其他影響因素是低度相關。2013 年時用血液樣本測試的誤差是 2.7 年,仍不夠好。

Horvath 率領的團隊今年 2018 年再接再厲,又發表了新版的判斷方式。新版測試一共分析偵測基因組上 391 個 DNA 甲基化的位置,以介於 3.5 到 18 歲的 53 位受測者為基準,研究團隊在比較人體多種組織後,發現取樣自口腔細胞的樣本可以把誤差降到只有 1.03 年,不但誤差範圍比過往的方法更小,而且能由口腔取樣,顯然比採集血液方便多了。[3]

還有個潛在問題是,與判定年齡有關的 DNA 甲基化狀態,在不同的遺傳族群,如各地的中東、歐洲人之間是否會有差異?根據一篇 2017 年發表的論文,用於判斷年紀的甲基化位置,在中歐、中東、西非族群都差不多,因此應當不至於影響結果。[4]

不過 Horvath 的方法仍不是萬能的。儘管新的測試方法不但取樣方便,誤差範圍又小,能應用於判斷多數人的年齡,卻仍有些受測者的誤差很大,不是每個人都適用。也從事類似研究,德國亞琛大學的 Wolfgang Wagner 認為靠著組合不同種類的表觀遺傳學標記,應該能克服問題。

總之,依靠表觀遺傳學估計人類年齡,目前已經發展到大致可靠的階段,不過技術上仍有進步的空間。此一技術除了用於判斷難民成年與否,也可以應用於其他的法醫需求,具有相當潛力。

文/寒波

延伸閱讀:表觀遺傳學系列專文(一) 先人造業,後人承擔:認識表觀遺傳學

參考文獻:
1. Can epigenetics help verify the age claims of refugees?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d41586-018-06121-w
2. Horvath, S. (2013). DNA methylation age of human tissues and cell types. Genome biology, 14(10), 3156.
3. Horvath, S., Oshima, J., Martin, G. M., Lu, A. T., Quach, A., Cohen, H., … & Wilson, J. G. (2018). Epigenetic clock for skin and blood cells applied to Hutchinson Gilford Progeria Syndrome and ex vivo studies. Aging (Albany NY), 10(7), 1758.
4. Fleckhaus, J., Freire-Aradas, A., Rothschild, M. A., & Schneider, P. M. (2017). Impact of genetic ancestry on chronological age prediction using DNA methylation analysis. Forensic Science International: Genetics Supplement Series, 6, e399-e400.

(作者部落格《盲眼的尼安德塔石器匠》、同名的粉絲團《同名的粉絲團》,歡迎參觀、拍打、與餵食)

©www.geneonline.news. All rights reserved. 基因線上版權所有 未經授權不得轉載。合作請聯繫:[email protected]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