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人體功能層面出發 打造治療新概念 — 專訪功能醫學研究所創辦者 Jeffrey Bland 博士

0

Jeffrey Bland 博士是國際公認的營養醫學權威,發表超過 100 篇以上學術期刊,出版過 8 本營養醫學相關專業著作,以及 6 本健康科普書籍。Bland 博士長期投入自然科學深度教育工作,並在 1991 年成立功能醫學研究所(Institute for Functional Medicine, IFM),致力推廣功能醫學的臨床實務及教育訓練。基因線上本次有幸專訪 Bland 博士,深入了解功能醫學在當代醫學中所佔據的一席之地。

觀察身體功能變化,繪製「健康」與「罹病」間的秘密地圖

「慢性病的根源究竟是什麼?」在了解功能醫學之前,Bland 博士先拋出了這個問題讓我們思考。「我們現在雖然對於各種疾病的定義,以及如何診斷,甚至如何治療有了一定的了解。但對於人們為何會罹患疾病、如何罹患疾病等,才剛剛起步。」Bland 博士接著對我們說明:「我們注意到慢性病起初是人們的功能開始發生變化,包括身體功能、代謝功能、認知功能、行為功能等開始逐漸改變,這些改變是種早期預警信號,提醒我們之後可能發生的嚴重慢性病。因此,我們認為應將重點放在人體功能的變化,而非病理學之上,同時深入探索該議題。」面對這樣抽象的敘述,我們露出有些迷惑的表情,Bland 博士笑著繼續解釋:「讓我這麼說吧,如果一個人沒有罹病,是不是就表示他是健康的呢?我認為過去傳統醫學對健康的看法有其侷限性,將沒有罹患疾病的人統一視為健康族群。但我認為,在健康與罹病之間,仍有許多模糊地帶。而這些模糊地帶的表現方式,可能就是身體的功能,如代謝、認知、行等功能發生了改變。而我們所要做的,就是了解一個人如何從健康狀態轉變為疾病狀態,並試圖幫助他們,阻止他們變成真正的疾病狀態。」

功能醫學的概念聽起來不錯,但能造成風潮,與科技的進展有密切關聯。「我們十分幸運,處於一個有適當技術的時代。我們擁有分子醫學、基因學等相關知識及技術(如質譜儀、基因定序等),能夠更深入地瞭解人體功能的變化。」Bland 博士興奮地說:「更重要的是,我們現在正朝系統性整合數據方向發展!這是未來巨大變革的前奏曲!我們有各種穿戴裝置、生物識別技術,能收集各種功能訊息,甚至連糞便微生物的訊息都能收集。這些訊息能更精準地表示每個個體的獨特特性,以及個體與環境間的互動結果。透過大量不同個體的資訊分析,可以更精確地了解,某種生活或飲食方式、環境對人體的深層影響,以及它們如何影響我們,讓我們保持健康或成為罹病狀態。對已罹病的患者而言,則能找出罹病的背後原因,並給與個人化的方式治療。」

透視體內「蝴蝶效應」,找出罹病根源

「就某種程度而言,功能醫學與傳統中醫哲學相當接近。只是它是建立在基因學等科學之上的新概念,並透過系統生物學方式,了解人體各器官如何互相聯繫、影響,身體如何作出反應及我們應該如何應對。」Bland 博士進一步舉例說明功能醫學的應用,「我們的合作夥伴,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的 Elaine Hsiao 博士,在今年(2018 年)4 月於 Cell 期刊上發表一篇有關腸道菌與癲癇症關聯的論文。她指出在動物模型中,可透過改變腸道菌種來治療癲癇!這聽起來有點不可思議,但深入了解後,會明白在人體腸道中有許多細菌,其影響力超過我們的想像。這些細菌不但可能影響腸道吸收,也會代謝出各種化學物質,而這些代謝物質被吸收到血液中後,就會對新陳代謝等功能造成影響。我們目前關注的焦點主要在健康與老化方面,也是就試圖找出評估老化的最佳方式。我們測量約 40 種不同的參數指標,包括是否殘廢、虛弱、失眠、關節疼痛等等。透過這些指標更精準地評估身體功能的狀況,而非僅憑年紀。也就是說,即使是一個 80 歲的人,只要他感到有活力、肌肉有力量、思慮清晰,那麼他的身體年齡就可能低於實際年齡。如此一來,才能更準確地提供個人化的建議。

延伸閱讀:如何扭轉基因宿命?專訪基因營養功能醫學專家 劉博仁醫師

精確調整生活方式,獲取治療最高 CP 值

的確,有些時候我們會獲得類似「多運動」或「均衡飲食」等的建議,但對於要「運動多少」、「怎麼吃」卻不是那麼清楚。Bland 博士補充:「很多疾病的第一線治療建議都是調整生活方式。我完全同意。但我認為我們應該更準確地告訴患者,如何調整他們的生活方式!包括運動、飲食等各方面的具體化方式。可惜的是,目前醫學院對這一部分著墨仍不足,甚至有些人仍不明白『調整生活方式』可作為一種治療觀念。他們著重於治療疾病的症狀,卻忽略造成疾病的根源。」

事實上,2005 年發表的 HALE 研究結果早已指出,不同年齡的患者(包括從 60~90 歲),其生活方式(包括運動習慣、是否抽菸喝酒、體重、飲食等等)與疾病的發生率及死亡率有關。改善生活方式(例如改為地中海式飲食)則有助減少疾病的發生及死亡率。試想,若把「調整生活方式」當作一種藥物,而這種藥物不但對於大多數疾病都有效,且同時兼具預防及治療效果,效果卓越且副作用低,是不是很吸引人?而功能醫學,就是找出最佳「調整生活方式」的處方,功能醫學認為藥物並未真正解決問題,若想真正解決疾病問題,就必須給予最好的治療方式—從生活及飲食習慣作更精準、個人化的調整。

關於調整生活方式,可能很多人有自己的一套想法或片段性知識,例如自行補充維他命或健康食品等。針對一般消費者,Bland 博士也特別說明功能醫學的優勢及應用,他說:「有許多專家試著將專業醫療訊息轉為一般消費者容易理解的訊息,讓消費者可以直接應用在生活中。我們也試圖幫助消費者從功能性的角度來了解自己的健康狀況。希望幫助患者找出正確的問題、讓患者能正確評估自己的健康狀態,並依此選擇適當的生活方式。」至於補充特定營養素是否適當,Bland 博士則趨於保守,他認為:「健康管理並非只是著重在攝取了多少營養份或保健營養品。理想的管理方式,應該是考量整體健康情形,透過食物、運動、睡眠等方式來加以改善。」

功能醫學時代來臨,個人化、精準化治療成未來趨勢

醫學的進步日新月異,治療觀念也在不斷修正。「我已經涉足這個領域很久了,見過許多醫學的革新與發展。新的觀念可能會受到肯定,但也可能受到挑戰。以魚油為例,1972 年首次發現魚油所含的 omega-3 對人體有所助益,當時有許多人認為是誇大其詞。但後來隨著越來越多的研究顯示 omega-3 在人體的重要性,我們學會在脂肪與 omega-3 間取得平衡,如控制不同類型的油脂的攝取。當然,不同研究的聲音一直存在,例如今年有研究認為 omega-3 對心血管健康的影響不顯著或無影響,但我們須檢視這些研究的設計包括對照組的選擇、結論是否下的適當等等。此外,也不能忽略其他研究的證據,如果已有數百篇研究肯定正面結論,那麼 1、2 篇反對意見的研究結果影響就有限。就我目前所知,omega-3 仍是一重要的營養素。」

最後,Bland 博士指出:「我們正經歷一場思考醫療保健與疾病起源的革命,而功能醫學是一種創新的治療概念。醫學不斷進步,過去我們認為對的觀念,未來將可能被翻轉。我認為接下來的時代不僅是病理學的時代,也是功能醫學的時代!透過個人化及更精確的生活調整,能幫助恢復人體功能,降低各種疾病的發生率。」

延伸閱讀:功能醫學新思維,打造更完善的醫療保健生態系統 – 專訪 Metagenics 總裁兼執行長 Brent Eck

©www.geneonline.news. All rights reserved. 基因線上版權所有 未經授權不得轉載。合作請聯繫:service@geneonlineasi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