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要之惡? 雄激素剝奪療法(ADT)反提升阿茲海默症風險!

0

雄激素剝奪療法(androgen deprivation therapy, ADT) 為前列腺癌的主要治療之ㄧ,可藉由⼿術或是藥物治療來達成。⽬前的藥物治療以促性腺激素釋放荷爾蒙致效劑 (gonadotropin-releasing hormone agonist, GnRH agonist)以及抗雄激素藥物(antiandrogen) 為主。然而,ADT 常⾒的副作⽤有體重減輕、疲勞、男性女乳症、熱潮紅、性慾低下、骨折和骨質疏鬆症、潮熱、糖尿病和冠狀動脈疾病。

近日,美國賓州大學的回溯性隊列研究(retrospective cohort study)發現另一個潛在副作用,接受 ADT 的前列腺癌患者罹患癡呆症和阿茲海默症的風險顯著高於其餘未接受 ADT 的患者,該研究刊登於《JAMA Netw Open》。波士頓 Brigham 婦女醫院也於近日發表類似的研究結果。

該研究團隊首先分析美國國家癌症研究所的醫學聯繫數據庫的數據,收集在 1996 年至 2003 年間被新診斷前列腺癌的老年男性患者,共有 154089 名患者符合研究標準,其中62330名患者在診斷後2年內接受ADT。結果顯示,與沒有接受 ADT 的患者相比,接受 ADT 的患者更容易被診斷為阿茲海默症(9.4% vs 13.1%; 95%CI=3.3-3.9%, p<0.001)。同樣,接受 ADT 的患者癡呆發生率較高(21.6% vs 15.8%; 95%CI=5.4%-6.2%, p<0.001)。

波士頓 Brigham 婦女醫院研究員Karl Tully及其研究團隊在美國泌尿學會年會上發表了類似的研究結果。他們共收集 1992 年1月至 2009 年12月期間被診斷患有前列腺癌,共超過 100400 名納入研究。結果發現,接受ADT 的男性患者罹患癡呆症的風險增加 17%,罹患阿茲海默症的風險則增加23%。

賓州大學的研究團隊建議,臨床醫生必須仔細評估前列腺癌患者接受 ADT 長期治療的風險和效益,盡可能先採用其他療法來治療。Tully 研究員表示,醫生應該告訴患者這種風險,應該進行定期篩查。

然而,紐約 Lenox Hill 醫院的泌尿科專家 Elizabeth Kavaler 認為癡呆症發病率的增加,可能不是由於治療產生,而是患者有其他健康問題所造成的。此外,許多前列腺癌患者可能沒有其他更適合的治療方法。

延伸閱讀:2018 年 ASCO 焦點 肺癌和前列腺癌免疫治療大突破

參考資料:
1. http://jtp.taiwan-pharma.org.tw/123/061-065.html
2. JAMA Netw Open. 2019. doi:10.1001/jamanetworkopen.2019.6562.
3. https://www.news-medical.net/news/20190708/Could-hormone-therapy-for-prostate-cancer-increase-the-risk-of-Alzheimers-disease.aspx

©www.geneonline.news. All rights reserved. 基因線上版權所有 未經授權不得轉載。合作請聯繫:service@geneonlineasi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