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肝癌治療現況與國際市場和臨床分析

0

肝細胞癌(Hepatocellular carcinoma, HCC)是全世界癌症死亡率的第四名癌症,台灣則是高居第二的癌症。主要的致病因素是 B 型肝炎或 C 型肝炎等慢性病毒感染或酒精性肝病造成的肝硬化。HCC 可能出現的症狀包含上腹部脹痛、疲倦、食慾不振、腹脹、體重減輕、黃疸、下肢水腫、腹水、吐血、急性腹痛等。

早期篩檢早期治療 臺灣肝癌存活率第一

根據 BRIDGE 研究指出,台灣臨床延長 HCC 病人的整體存活期優於其他國家,為世界第一,日本僅次於台灣。這歸因於台灣推出新生兒 B 型肝炎疫苗注射政策,以及 C 型肝炎和肝癌篩檢防治宣導。相比之下,其他東亞國家、非洲、歐洲的 HCC 病人被發現時都已經晚期。因此,若能早一點發現就多一分治療的把握。

肝癌的治療

一、手術
通常手術切除是是肝癌治療的第一優先選擇,常見的手術方式有三種(表ㄧ),一種是傳統手術、腹腔鏡切除、達文西機器手臂手術切除。

表一、HCC 常見的手術方式

二、電燒治療
主要是運用微波凝固療法(microwave coagulation therapy, MCT)及無線射頻燒灼術(radiofrequence ablation, RFA)等方式產生熱能,促使癌細胞的蛋白質凝結,進而讓癌細胞壞死。前者每次燒灼的範圍相對較小、速度較快,適合 2 公分以下的腫瘤。後者可燒灼的範圍相對較大,所以可使用在 3 ~ 5公分的腫瘤上,但治療時間較長,每次約20~60分鐘不等,且健保給付需事先申請,否則即需自費。

三、酒精注射治療
不適合做切除手術的 HCC 患者,如果腫瘤小於 3 公分,且數目在 3 個以下,即可考慮做酒精注射治療。在超音波引導下,將純度 95 %以上的純酒精直接穿刺注射到肝腫瘤內部,造成肝癌細胞缺氧,進而壞死,達到治療的效果。

四、化學治療
依輸送方式不同,有可分為經動脈灌流化學栓塞治療(transarterial chemoembolization, TACE)、肝動脈灌注化療(hepatic arterial infusion chemotherapy, HAIC)、載藥微球栓塞化學治療等。主要是將化學治療藥物和直接注入供養腫瘤的血管送到腫瘤去,讓它們曝露於高濃度的毒性化學治療藥物裡,達到毒殺腫瘤的效果,且減少對其他組織的影響。

五、選擇性體內放射療法(selective internal radiation therapy, SIRT)
SIRT 主要是將放射物質釔90微球體植入肝臟,以滅殺肝癌細胞,適用於晚期肝癌或是大腸直腸癌等其他癌症轉移到肝臟的病人。

六、標靶治療
對於晚期肝癌病人來說,治療首選是標靶藥物。目前台灣核准的 HCC 標靶藥物有 Sorafenib (Nexavar,蕾莎瓦)、Regorafenib(Stivarga,癌瑞格)、Lenvatinib(Lenvima,樂衛瑪)(表二)。

表二、台灣已核准的 HCC 標靶治療

七、免疫治療
晚期肝癌二線治療的另一種選擇為免疫檢查點抑制劑(immune checkpoint inhibitor),目前在台灣已被核准之藥品皆為抗 PD-1 的 Nivolumab(Opdivo,保疾伏)、Pembrolizumab(Keytruda,吉舒達)。

延伸閱讀:兵無常勢,「癌」無常形 ── 專訪台大醫院楊志新醫師,談標靶治療的進展與挑戰

展望未來 免疫治療成主流

目前 HCC 標靶藥物的臨床試驗血管生成抑製劑為主(表三),免疫治療以 PDL1 抑製劑、PD1抑制劑、CTLA4 抑制劑為主(表四)。

表三、國際正在臨床試驗中的 HCC 標靶藥物

表四、國際正在臨床試驗中的 HCC 免疫治療藥物

由於對生技藥廠對於 HCC 藥物研發越來越重視,有利於全球 HCC治療市場的增長。從 2017 年 HCC 治療市場總值約為 8.7 億美元,預計到 2027 年將達到近 40 億美元,其中,PDL1 抑製劑將成為 HCC 治療最暢銷的藥物類型,預計銷售額達到17億美元,PD1 抑製劑的預測銷售額則將近 15 億,而 CTLA4 預測銷售額僅有 3.2 億美元。雖然,血管生成抑製劑是 2017 年 HCC 治療市場領先的藥物,但銷售額在 2019 年達到高峰,隨後預測銷售額將會下降。

延伸閱讀:顯露光芒! 雙特異性抗體市場與臨床現況

©www.geneonline.news. All rights reserved. 基因線上版權所有 未經授權不得轉載。合作請聯繫:[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