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volution Medicines 獲 2.38億美元投入KRAS相關藥物臨床

0

安進(Amgen)在去年的ASCO大會上發表 KRAS 抑製劑的臨床實驗數據轟動一時,Revolution Medicines 則緊追在後,在近期宣布成功募資2.38億美元的資金,推動一系列與 RAS 相關的癌症治療臨床計畫。

RAS基因變異為第一個在人類癌症中被發現的特定遺傳變異,KRAS、HRAS 以及 NRAS等致癌基因變異常見於人類腫瘤細胞中,三者皆屬於 RAS GTPase family的一員,而RAS蛋白質會透過 RAS-RAF-MAPK 訊息傳遞路徑參與包含細胞分化、增生及存活等生理功能的調控,也因此 RAS 基因變異成為助長腫瘤細胞生長的推動力之一。在許多癌症中皆發現 RAS 基因的突變,包含:卵巢癌、膀胱癌、胃癌、白血病、胰腺癌、肺癌、大腸直腸癌以及子宮癌等。

Revolution Medicines 表示目前開發的藥物是以四種 RAS(ON) 突變作為目標的標靶藥物,包含 NRAS-G12C 以及 KRAS-G12C 兩種常見突變。RAS(ON) 是活化態的 RAS 蛋白質,而安進相關的藥物開發研究則是針對非活化態的 KRAS-G12C(OFF)。且不同於安進以及 Mirati Therapeutics 針對 KRAS-G12C 突變的候選藥物,Revolution Medicines 的藥物設計包含了 G12C 以外的 G12 突變以及 G13 突變。

Revolution Medicines 目前的主要產品是與賽諾菲(Sanofi)共同開發的 RMC-4630,透過封鎖 SHP2 蛋白質進而阻擋下游 RAS 的訊息傳遞,該研究計畫從 2018年7月開始,除將 RMC-4630 用於各種腫瘤類型的 1 期臨床試驗外,還有使用 RMC-4630 結合 Exelixis 與Genentech 所開發的 MEK 抑製劑—Cotellic 作為聯合療法的的1b / 2期臨床試驗,預計使用於顯示特定基因組突變的複發/難治性實體腫瘤患者。

除此之外,開發 SOS1 抑制劑也是 Revolution Medicines 的目標之一,由於 SOS1 會促使 RAS 從非活性轉變為活性,並活化下游 mTORC1(mTOR Complex 1)促進細胞生長。因此抑制 SOS1 將能改變一連串的訊息傳遞、恢復腫瘤抑制因子 4EBP1 的活性,達到抑制腫瘤細胞生長的目的。 

Revolution Medicines 並不是唯一搶攻 KRAS 市場的後進。 Boehringer Ingelheim 目前亦有 pan-KRAS 抑製劑的臨床試驗進行中,包含單獨測試,以及與諾華(Novartis)的 MEK 抑製劑 Mekinist(trametinib)併用的第一期臨床試驗。默克(Merck)則在先前承諾將提供高達 25 億美元的資金用於研究包含 KRAS 基因在內的幾種小分子標靶藥物,而針對 KRAS 基因的標靶藥物來自Taiho 和 Astex 。在群雄爭霸的 RAS 抑制劑領域,究竟誰會贏得先機?孰勝孰敗值得持續關注!

撰文 / Alma Wu

Reference:

  1. https://www.ncbi.nlm.nih.gov/pmc/articles/PMC3128641/
  2. https://www.mdpi.com/2072-6694/10/1/5/htm
  3. https://reurl.cc/oDWjb3

©www.geneonline.news. All rights reserved. 基因線上版權所有 未經授權不得轉載。合作請聯繫:[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