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mdesivir 還是 Lopinavir?COVID-19 新型冠狀病毒藥物治療現況

0

基因線上整理了目前針對 COVID-19 實行的藥物對策現況,幫助大家一覽目前的防疫趨勢。

新型冠狀病毒自開始以降,已經蔓延各國,原發地中國病例數更是不斷攀升破萬。在高傳染力、長潛伏期的特徵驅使下,COVID-19 的疫情是全球醫療界共同的大敵。隨著各國病毒株陸續分離,並進行定序公布,可以發現 COVID-19 病毒已經有不少變異,目前各國生技公司,中國與俄羅斯、美國國家過敏與傳染病研究所、台灣醫療界等單位都已投入疫苗的開發。除了一勞永逸的疫苗,能夠及時應用治療的藥物更是眾人關注的焦點。新藥開發費時耗力,從現存認證藥物中篩選候補是一條捷徑。中國已經發起超過 80 項臨床試驗,在世界衛生組織的協助下,將臨床試驗條件通用化,包括對於中草藥的療效檢測,讓全球的研究及防疫單位能夠即時並正確地進行新藥篩選。

Remdesivir

由美國藥廠研發的核甘酸相似藥物 remdesivir,是一種通用型 RNA 聚合酶抑制劑,對多種 RNA 病毒都有抑制效果,例如 Ebola virus, SAS-CoV, MERS-CoV, Nipah virus 等。目前在細胞與動物層級已經看到抑制 COVID-19 複製的效果。1月份美國有一個成功治癒的病例,中國緊接著開啟一個包含 760 名病患的remdesivir COVID-19 治療的臨床試驗,最快將在 4 月份結束。台灣國衛院也在日前成功自行合成 remdesivir,若經核可自行生產,必定可以加速疫情控制。

延伸閱讀:國衛院成功合成毫克級 Remdesivir 盼抗武漢肺炎!未雨綢繆,備而不用!

HIV 用藥 Kaletra ( lopinavir/ritonavir )

新型流感以亞洲疫情最為嚴重,日本病例數在鑽石公主號郵輪登陸後已成世界第二高,政府已啟用 HIV 用藥對一部分病人進行知情同意治療。泰國一女性病患接受HIV藥物 lopinavir ritonavir 加上流感藥物的治療,在 2 月初確認痊癒。標靶 RNA 病毒複製所需酵素,進而降低病毒數的 HIV 治療藥物,在 SARS 以及 MERS 疫災時都有過臨床試驗,所以優先作為候選,日本病患接受這兩支藥物治療也有一例獲得改善,由於接受治療患者數量不多,雖然有正面的結果,但整體的療效尚未有結論。

Chloroquine

另一支在中國進行試驗的藥物是瘧疾用藥,也被用來治療類風濕性關節炎或紅斑性狼瘡等自體免疫疾病,可減低抗原表現細胞的作用,幫助降低發炎反應。在細胞培養階段證實能夠治療 SARS-CoV-2。由於抗發炎的作用,研究者們也正在測試類固醇能否幫助 COVID-19 患者對抗發炎,或是對病毒造成毒性,希望能夠進一步找出突破點。

延伸閱讀:武漢肺炎新藥 Remdesivir 專利強制授權之可行性?

Barcitinib (AI、電腦模擬篩選用藥)

英國研究團隊使用人工智慧平台進行病毒資料分析,並找出高可能性的治療藥物,其中他們針對能夠抑制 AP2-associated protein kinase 1 (AAK1) 進而阻止病毒的胞吞作用,對抗病毒的感染的多種藥物進行分析,預測 barcitinib 具有高度應用潛力,這項結果已在日前公布在 The Lancet 期刊。AI 公司創辦人 Ivan Griffin 表示,即便無法完全證實藥物的有效性,透過有學習能力以及結合大資料庫的 AI 技術,還是能夠找到更多可能被錯漏的訊息,加快藥物開發的腳步。

台灣大學的研究團隊也利用電腦模擬對一系列藥物進行了分子附著測試 (docking test),將 COVID-19 病毒株已經發表的蛋白結構做分析,以其中 RNA 聚合酶的結構,以及病毒合成所需酵素 3-chymotrypsin-like protease (3CL-protease) 作為模板,測試藥物作為 RNA 合成抑制劑的附著力,再次驗證了 remdesivir 以及提出indinavir 作為治療藥物的可能性。印度的電腦模擬實驗則是使用另一個病毒合成所需的酵素 papain-like protease (PLpro) ,進行類似的比對,推測 chloroquineformoterol 兩支藥物有治療可行性。

延伸閱讀:病毒傳染力比一比:武漢肺炎更勝過 SARS?

患者血清

另一項臨床試驗則將測試  COVID-19 痊癒患者的血清,利用已經成功抵抗病毒的患者體內的抗體,來進行治療。但在過往經驗中,血清對抗病毒的成功率都是較低的,可能源自抗體數量過少以及病毒的快速變異等原因。目前中國對 11 COVID-19 重症患者採取血清注射治療,取得一例痊癒,其餘 10 名症狀減輕的成果。

 

即便如火如荼的進行,藥物的開發以及療效的驗證都需要時間,WHO 致力於加速臨床試驗的標準化,讓開發能量不被浪費,以期望藥物的篩選達到最通用。研究人員也表示,病毒株分離、藥物篩選、疫苗開發都要同步且持續,不論疫情是否控制,對冠狀病毒的防備必須早一步做好,不能再如 SARS 疫情爆發時一般,隨著事過境遷,就放棄了對病毒的研究和整體把握,防患於未然才能夠應對變化快速的流行病災。

 

 文/ Ray

  1. https://www.thelancet.com/journals/lancet/article/PIIS0140-6736(20)30304-4/fulltext?13570
  2.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d41586-020-00444-3#ref-CR6
  3. https://www3.nhk.or.jp/news/html/20200218/k10012289701000.html
  4. https://chemrxiv.org/articles/Potential_Inhibitors_Against_Papain-like_Protease_of_Novel_Coronavirus_COVID-19_from_FDA_Approved_Drugs/11860011

©www.geneonline.news. All rights reserved. 基因線上版權所有 未經授權不得轉載。合作請聯繫:[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