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mdesivir 还是 Lopinavir?COVID-19 新型冠状病毒药物治疗现况

0

基因线上整理了目前针对 COVID-19 实行的药物对策现况,帮助大家一览目前的防疫趋势。

新型冠状病毒自开始以降,已经蔓延各国,原发地中国病例数更是不断攀升破万。在高传染力、长潜伏期的特征驱使下,COVID-19 的疫情是全球医疗界共同的大敌。随着各国病毒株陆续分离,并进行定序公布,可以发现 COVID-19 病毒已经有不少变异,目前各国生技公司,中国与俄罗斯、美国国家过敏与传染病研究所、台湾医疗界等单位都已投入疫苗的开发。除了一劳永逸的疫苗,能够及时应用治疗的药物更是众人关注的焦点。新药开发费时耗力,从现存认证药物中筛选候补是一条捷径。中国已经发起超过 80 项临床试验,在世界卫生组织的协助下,将临床试验条件通用化,包括对于中草药的疗效检测,让全球的研究及防疫单位能够即时并正确地进行新药筛选。

Remdesivir

由美国药厂研发的核甘酸相似药物 remdesivir,是一种通用型 RNA 聚合酶抑制剂,对多种 RNA 病毒都有抑制效果,例如 Ebola virus, SAS-CoV, MERS-CoV, Nipah virus 等。目前在细胞与动物层级已经看到抑制 COVID-19 复制的效果。1月份美国有一个成功治愈的病例,中国紧接着开启一个包含 760 名病患的remdesivir COVID-19 治疗的临床试验,最快将在 4 月份结束。台湾国卫院也在日前成功自行合成 remdesivir,若经核可自行生产,必定可以加速疫情控制。

延伸阅读:国卫院成功合成毫克级 Remdesivir 盼抗武汉肺炎!未雨绸缪,备而不用!

HIV 用药 Kaletra ( lopinavir/ritonavir )

新型流感以亚洲疫情最为严重,日本病例数在钻石公主号邮轮登陆后已成世界第二高,政府已启用 HIV 用药对一部分病人进行知情同意治疗。泰国一女性病患接受HIV药物 lopinavir ritonavir 加上流感药物的治疗,在 2 月初确认痊愈。标靶 RNA 病毒复制所需酵素,进而降低病毒数的 HIV 治疗药物,在 SARS 以及 MERS 疫灾时都有过临床试验,所以优先作为候选,日本病患接受这两支药物治疗也有一例获得改善,由于接受治疗患者数量不多,虽然有正面的结果,但整体的疗效尚未有结论。

Chloroquine

另一支在中国进行试验的药物是疟疾用药,也被用来治疗类风湿性关节炎或红斑性狼疮等自体免疫疾病,可减低抗原表现细胞的作用,帮助降低发炎反应。在细胞培养阶段证实能够治疗 SARS-CoV-2。由于抗发炎的作用,研究者们也正在测试类固醇能否帮助 COVID-19 患者对抗发炎,或是对病毒造成毒性,希望能够进一步找出突破点。

延伸阅读:武汉肺炎新药 Remdesivir 专利强制授权之可行性?

Barcitinib (AI、电脑模拟筛选用药)

英国研究团队使用人工智能平台进行病毒资料分析,并找出高可能性的治疗药物,其中他们针对能够抑制 AP2-associated protein kinase 1 (AAK1) 进而阻止病毒的胞吞作用,对抗病毒的感染的多种药物进行分析,预测 barcitinib 具有高度应用潜力,这项结果已在日前公布在 The Lancet 期刊。AI 公司创办人 Ivan Griffin 表示,即便无法完全证实药物的有效性,透过有学习能力以及结合大数据库的 AI 技术,还是能够找到更多可能被错漏的讯息,加快药物开发的脚步。

台湾大学的研究团队也利用电脑模拟对一系列药物进行了分子附着测试 (docking test),将 COVID-19 病毒株已经发表的蛋白结构做分析,以其中 RNA 聚合酶的结构,以及病毒合成所需酵素 3-chymotrypsin-like protease (3CL-protease) 作为模板,测试药物作为 RNA 合成抑制剂的附着力,再次验证了 remdesivir 以及提出indinavir 作为治疗药物的可能性。印度的电脑模拟实验则是使用另一个病毒合成所需的酵素 papain-like protease (PLpro) ,进行类似的比对,推测 chloroquineformoterol 两支药物有治疗可行性。

延伸阅读:病毒传染力比一比:武汉肺炎更胜过 SARS?

患者血清

另一项临床试验则将测试  COVID-19 痊愈患者的血清,利用已经成功抵抗病毒的患者体内的抗体,来进行治疗。但在过往经验中,血清对抗病毒的成功率都是较低的,可能源自抗体数量过少以及病毒的快速变异等原因。目前中国对 11 COVID-19 重症患者采取血清注射治疗,取得一例痊愈,其余 10 名症状减轻的成果。

 

即便如火如荼的进行,药物的开发以及疗效的验证都需要时间,WHO 致力于加速临床试验的标准化,让开发能量不被浪费,以期望药物的筛选达到最通用。研究人员也表示,病毒株分离、药物筛选、疫苗开发都要同步且持续,不论疫情是否控制,对冠状病毒的防备必须早一步做好,不能再如 SARS 疫情爆发时一般,随着事过境迁,就放弃了对病毒的研究和整体把握,防患于未然才能够应对变化快速的流行病灾。

 

 文/ Ray

  1. https://www.thelancet.com/journals/lancet/article/PIIS0140-6736(20)30304-4/fulltext?13570
  2.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d41586-020-00444-3#ref-CR6
  3. https://www3.nhk.or.jp/news/html/20200218/k10012289701000.html
  4. https://chemrxiv.org/articles/Potential_Inhibitors_Against_Papain-like_Protease_of_Novel_Coronavirus_COVID-19_from_FDA_Approved_Drugs/11860011

©www.geneonline.news. All rights reserved. 基因线上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合作请联系:[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