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滅抗藥性癌症!CHK1抑制劑展現新潛力

0

Sierra 藥廠的臨床試驗分子 SRA737,在英國癌症研究院的最新結果中,和其他蛋白抑制劑合用,能夠展現抗癌潛力,與其他以 DNA 複製、修復機制為標靶的藥物互相配合,可以有效清除抗藥性腫瘤細胞。

從 ProNAi Therapeutics 改名為 Sierra,這家加拿大的癌症藥廠專注在新藥開發,可惜並未有太多成功例子。去年 Sierra 向 Gilead 購入進行到第三期人體試驗的潛力分子 momelotinib,並在去年宣布以此作為研究主力,在這項研究尚未有正式進展之前。今年 3 月份,英國癌症研究院與肯特大學的團隊,利用 Sierra 在2016 年獲得授權的 SRA737 分子,成功找到能夠有效殲滅抗藥性癌症細胞的方法。

SRA737 分子是一項小分子的 Checkpoint kinase 1 蛋白抑制劑,在它的作用下,細胞的修復和複製若是出現問題,將無法被恢復而會走向細胞凋亡。首先他們對肺癌與結腸癌細胞使用 SRA737 分子,並進行 siRNA 篩選來搜索細胞中 SRA737 的控制因子,或是能共同消滅腫瘤的分子。在這樣的全面篩測中,研究團隊發現了關鍵是 DNA 聚合酶的 B-family (POLA1, POLE and POLE2),這幾個蛋白的消除會增加腫瘤細胞對 SRA737 的敏感度。阻斷 B-family 再施用 SRA737 的組別,在他們所實驗的 9 種細胞株中有 8 種死亡率會增加。用 siRNA 抑制,或是使用化學藥物 aphidicolin 或 CD437 抑制 B-family 蛋白再加上 SRA737 治療都能夠增加 DNA 損傷、細胞凋亡,減少細胞增生。並且研究也觀察到,POLA1、POLE、POLE2 等蛋白表現較少的癌症株對 CHK1 抑制劑的敏感度會特別高,也會連帶影響表現型,可以考慮當作一項生物指標來觀察,以上結果發表在期刊 Cancer research 上。2016 年獲得授權後,Sierra 一路進行 SRA737 臨床試驗到第二期,希望以阻礙 DNA 複製及修復的機制,進行癌症藥物的開發,雖然此項計畫中間一度停滯,但在新的研究成果出爐後,相信不同的治療對策會因應而生,讓 CHK1 抑制劑的效果發揮得更好。

延伸閱讀:Johnson & Johnson 攜手 Thermo Fisher!投入癌症伴隨式診斷大紅海

文/ Ray

參考資料:

  1. https://cancerres.aacrjournals.org/content/early/2020/03/10/0008-5472.CAN-19-1372

©www.geneonline.news. All rights reserved. 基因線上版權所有 未經授權不得轉載。合作請聯繫:[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