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幻药热潮复兴 ? 独家专访 MindMed 执行长 Rob Barrow

0

Apple Inc. 创办人 Steve Jobs 曾经说道:“使用 LSD 是很深刻的体验,是我人生中最重要的事情之一。”

迷幻药体验,或者说这趟“迷幻旅程”(the trip),带给使用者视觉与其他感官上的扭曲,并有助于探索全新的情感与思想观点。使用相对低毒性且没有成瘾及戒断迹象的迷幻药,可以透过活化血清素受体来加强情绪反应与知觉反应。

2006 年后迷幻药研究再次崛起,由于迷幻药不只致幻作用,还具有治疗心理健康疾病的潜在效用,成功让迷幻药重返研究焦点,而这次将用比 1950 年代更先进、仔细的研究,解开迷幻药谜团。

基因线上独家专访 MindMed 执行长 Rob Barrow,分享 MindMed 如何在众多迷幻疗法公司中成为囊中之锥的经营策略,以及 LSD 的用药体验与安全考量,提供读者全新且全面的观点,一览迷幻药产业。

迷幻之旅颠沛流离:从犯罪到忧郁解方

1938 年,瑞士科学家 Albert Hofmann 意外合成出 LSD,而在 LSD 问世的五年后,Hofmann 发现 LSD 具有影响精神状况的特性。1950 年代早期,精神科医师 Humphry Osmond 身先士卒以 LSD 治疗心理疾患,并发明“迷幻药”(Psychedelics)此一词藻,而当时对迷幻药的解释是:能够显现心智的药。科学家纷纷踏入迷幻药研究,相关的实验与论文多不胜数。但 1967 年开始,LSD 与嬉皮反主流文化和由学生主导的反战运动关系逐渐密不可分,1968 年之后,LSD 便因与种种负面社会事件有所关联而逐渐犯罪污名化。

而近 20 年,美国最高法院判准致幻茶(Hallucinogenic tea)可应用在宗教用途、Roland Griffithst 为探究迷幻药作用所严谨设计的双盲且有安慰剂组加入的临床研究,以及关注心理健康的意识逐渐兴起等等事件,让迷幻药逐渐复苏,而种种努力皆为了让迷幻药摆脱自 1960 年代以来形成的道德恐慌。

为推翻迷幻药被媒体渲染成的负面形象,其毒性与其他不良效应再次被审慎检视,研究员开始着重在迷幻药的正面效用,以期能成为忧郁症、焦虑症及其他心理疾患患者脱离病海的浮木。

药厂巨头竞逐迷幻市场

2021 年有许多开发迷幻药的大公司首次公开募股(IPO)或在美国证交所挂牌上市,如 Atai Life Science、COMPASS Pathways 与 Cybin 等。根据商业资讯平台 Crunchbase 所载,目前已有超过 80 间公司着重在开发迷幻疗法,扩大迷幻药产业。

在众多倾注资源于迷幻药的公司中,MindMed 是成长最快速的公司之一。随着大众逐渐可以接受使用迷幻化合物治疗心理疾患,且普遍把迷幻药当作单一种类药物的观念中,MindMed 认为是时候去细究更有趣且复杂的问题。

禁忌物质到精神解方?“迷幻热”开创精神疾病新治疗模式(基因线上国际版)

MindMed: 要有洞察市场的眼光,才能脱颖而出!

迷幻药的治疗潜力吸引许多人争相研究,盼能一揭迷幻药疗法的神秘面纱。然而当许多公司埋头研究同一物质、瞄准同一适应症时,如何显示自己与众不同便困难重重。

Barrow 说道:“在迷幻药大兴之际,我们看到日益崛起的文化意识,尤其在美国与加拿大,这些原本被污名化的物质具有改善患者病情的重大治疗潜力。”

2019 年成立的 MindMed, 2020 年上市,2021 年就已在 NASDAQ 公开交易。在这短时间内,MindMed 投入巨大心力开发与布局迷幻药相关药物,以解决各种心理疾患与成瘾问题。

MindMed 成功找到独门的经营之道,让自己在其他竞争对手之间独树一帜。MindMed 的核心定位是开发治疗脑部疾病的新兴产品,也因此能够致力寻找迷幻药疗法改变人类生活的科学证据。

Project Lucy: MindMed 的迷幻药疗法

MindMed 近期的药物研究重点在于大力钻研影响迷幻药疗法体验的因子,包括剂量、频率及给药设定。

LSD 的机转是促进血清素 2A 受体(5-HT2AR)活性,并可以带来潜在的正向效用,以改善焦虑与忧郁。集结多年研究心血之后,MindMed 在 2020 年中发布一项商品化药物的开发计画 — Project Lucy,其着重于治疗广泛性焦虑症的 LSD 经验剂量。

实验结果证明,以慢性给药的方式,LSD 能够增加脑源性神经滋养因子(brain-derived neurotrophic factor,BDNF)的表现,BDNF 可以支持神经元生长与分化,也能增加特定基因转译以促进神经可塑性及改变神经元结构。

MindMed 还注意到 LSD 对另一个适应症的治疗潜力:ADHD。因此,MindMed  2020 年宣布执行第二期 LSD 微剂量(sub-perceptual doses,不足以引起知觉扭曲的剂量)试验,治疗对象是成人 ADHD 患者。另外,MindMed 也会密切留意若使用 LSD 知觉剂量(perceptual doses,可能影响知觉的剂量)对感官造成的影响。

Barrow 强调:“我们并非是在坚称迷幻药就是万灵丹,但我们是科学家,而数十年的研究证据告诉我们这些被长期忽视的事实:迷幻药具有改善患者病情的效用。”

由于心理健康状况人各有别,对于该如何实现个人化迷幻药疗法,MindMed 已成立数位医疗团队来因应,期望能够开发帮助医疗专业人员追踪患者治疗前、中、后的生物标记。

Barrow 说道:“实现个人化医疗的关键在于了解每位患者对药物的反应,并进一步厘清我们可以利用这些资讯做什么。”

LSD 一体两面,是毒也是药

任何药物或疗法皆有危险性与副作用,更不用说像 LSD 这类有致幻能力的迷幻药。

撇除潜在的心理疗效,迷幻药的风险还未被通盘解码。许多不良反应皆有报告的案例,如精神疾病、幻觉重现,及短暂出现的自杀念头等等。此外,也曾发生过一次服用过大剂量,与将迷幻药与其他药物或酒精混用,而导致药物过量致死的情形。

美国作家兼迷幻药专家 Michael Pollan 就曾在一次访谈中提到:“服药体验是非常强大的,必须被加以控管。”

 Project Lucy 目前已走到临床 2b 期,而 MindMed 有信心计画中所使用的剂量对人体不仅有效,也安全无虞。

“我们一直在竭力了解这些物质如何影响人类,尤其是那些面临自杀念头与心理困扰人。”Barrow 接着说道:“此一研究的先决条件是:所有在 Project Lucy 使用的剂量必须证明对人体无害。”

Barrow 也提到计画中的所有迷幻药物质,与任何将提交给 FDA 药物核准的药物,皆是在同样的安全标准下。

COVID-19 业火中的迷幻药市场

即便在新冠肺炎席卷全世界以前,心理健康本就为热门的议题。然而不可否认的是新冠疫情的影响,使心理健康议题更是雪上加霜。据世界卫生组织最新的数据指出,全世界焦虑症与忧郁症的盛行率在疫情期间上升 25 个百分点。

“虽然这样的情况更敦促我们为患者做出突破,但最终我们在做的仍是 COVID 大流行前的趋势,而这份趋势将会长久持续。” Barrow 再说道,“不过不能否认的是,因 COVID 疫情影响,大幅显露出现今保健系统不足以符合患者需求的议题,尤其是在脑部疾病的治疗方面。”

随着心理疾患的健康照护需求日增月益,迷幻药的复兴也许能够让更多患者有其他的治疗选项,并改变他们的生命。然而,目前没有一款迷幻药疗法被 FDA 核准,显示在这个时点上,迷幻药的潜在疗效仍待加以研究。但从 FDA 批准数个临床试验进行迷幻药医疗用途的研究来看,我们可以确定 FDA 与美国国家卫生院(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将会从科学的角度出发,评估迷幻药的损益,而非政治考量。

原文作者:Aurora Mau

编译:Lauren Kao

延伸阅读:2022 美国华尔街日报 Health Forum:迷幻药既可夺命,也可救命?

参考资料: 

  1. https://www.researchgate.net/publication/348277534_Psychedelics_as_a_Potential_Treatment_Option_in_ADHD
  2. How to Change Your Mind: What the New Science of Psychedelics Teaches Us About Consciousness, Dying, Addiction, Depression, and Transcendence; Michael Pollan, 2018

©www.geneonline.news. All rights reserved. 基因线上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合作请联系:service@geneonlineasi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