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Z 新冠病毒疫苗再次卡關!旗下鼻噴劑疫苗一期試驗未達標

0

牛津大學(​​Oxford University)與阿斯特捷利康 (AstraZeneca, AZ)於 10 月 11 日宣布,其共同研發的新冠病毒(COVID-19)鼻噴劑疫苗相關臨床試驗並未達到預期結果,使原來 AZ 試圖以鼻噴劑疫苗攻佔全世界市場的希望落空。

阿斯特捷利康歡迎日本批准神經纖維瘤病和哮喘治療(基因線上國際版)

研究人員認爲新冠病毒鼻噴劑劑型在試驗中並未達到所預期的結果,​​令人失望的結果導致研究人員放棄了以目前的形式開發鼻噴劑的計劃,將希望寄託在疫苗的不同配方以及更複雜的輸送裝置上,例如可以將藥物輸送到肺部深處的噴霧器。

自新冠病毒大流行初期以來,研究人員一直熱衷於開發 COVID-19 鼻噴劑疫苗,它們比注射劑更容易管理,因為不需要額外的冷鏈管理,並且有可能透過病毒進入人體時即時阻斷病毒來減少傳播。現有的疫苗在預防嚴重疾病方面非常有效,但它們在遏制病毒傳播方面的效果相對較差。

COVID-19 鼻噴劑疫苗的相關試驗

AZ 的第 1 期試驗主要測試牛津疫苗通過一種簡單的向鼻腔滴液的裝置遞送的療效。 該試驗涉及 30 名之前未接種過  COVID-19 疫苗的人和另外 12 名接受過這種鼻噴劑作為加強劑的人。

雖然試驗在安全性上沒問題,但研究人員發現,這種鼻噴劑僅產生了「微弱且不一致」的免疫反應,這些薄弱的證據並不足以授圈進一步開發目前的配方/劑型。

研究人員分別檢驗呼吸道(粘膜)以及血液中(全身)針對 COVID-19 的抗體指數。 一次鼻腔噴霧後幾乎沒有粘膜抗體的證據。 兩劑後,少數參與者有黏膜抗體,但其指數僅罕見少數稍高於新冠病毒感染後的指數。在使用一劑或兩劑噴霧劑一個月後,只有一小部分試驗志願者能檢測到針對新冠病毒的全身抗體,但其指數通常低於兩次注射相同疫苗後的抗體指數。

研究人員亦認為,​​試驗失敗的原因可能是大多數滴夜最終被吞嚥至胃部且遭破壞,而非如原先所希冀的啟動鼻子、喉嚨和肺部的免疫系統。 如果要解決這個問題,必須以更高的濃度或重新配製疫苗劑量,使更多的液體粘附在呼吸道的內壁上。

亞洲已有兩款鼻噴劑疫苗獲得核准

鑑於中國和印度最近核准兩種新的新冠病毒鼻噴劑疫苗,使得 AZ 的試驗結果更加令人失望。 中國的新冠病毒加強劑由天津康希諾生物製藥公司所研發,藉由透過噴霧器將液體疫苗變成霧狀。 而印度的疫苗位於海得拉巴的 Bharat Biotech 研發,是一種通過鼻腔滴液給予的兩劑疫苗。

延伸閱讀:​​風起雲湧,基因治療更多競爭力!AZ 旗下 Alexion 收購 LogicBio 增加爭奪籌碼

參考資料:

https://www.theguardian.com/world/2022/oct/11/nasal-covid-vaccine-poor-results-oxford-astrazeneca-trial

©www.geneonline.news. All rights reserved. 基因線上版權所有 未經授權不得轉載。合作請聯繫:service@geneonlineasia.com

error: 注意: 右鍵複製內容已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