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CO 2022 乳癌治療新進展!AZ、諾華、輝瑞各大藥廠揭試驗數據

0

2022 年美國臨床腫瘤學會(ASCO)年會已於 6 月 3 至 7 日在芝加哥順利舉行,會中多間國際製藥大廠分享了他們在癌症免疫療法方面的最新進展,亮點包括由阿斯利康(AstraZeneca)與日本第一三共(Daiichi Sankyo)公司共同開發的 Enhertu、諾華(Novartis)的 Kisqali 以及輝瑞(Pfizer)的 Ibrance 的臨床試驗數據。

免疫檢查點抑制劑應該用作三陰性乳癌的輔助治療嗎?(基因線上國際版)

Enhertu 成為首個標靶 HER2 的癌症藥物?

針對 Enhertu(trastuzumab deruxtecan),名為 DESTINY-Breast04 的第三期臨床試驗早在 2018 年底已經開始,預計於 2023 年一月完成。最新數據近日已刊登於《新英格蘭醫學雜誌》(The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並於 ASCO 年會公開發表。數據顯示與標準化療相比,不論是荷爾蒙受體陽性(HR-positive)或陰性(HR-negative)的類型,Enhertu 在低 HER2 表達的不可切除或轉移性乳癌患者中都具有更佳的治療效果。

與化療相比,這款由阿斯利康和第一三共聯合開發的新藥一方面將乳癌惡化的風險減半,另一方面將先前曾經接受治療的低 HER2 表達的轉移性乳癌患者的死亡風險降低了 36%。在所有受試患者中,標靶 HER2 的抗體藥物複合體(antibody-drug conjugates,ADC)將患者的無惡化存活期的中位數提高到 9.9 個月,而化療患者的中位數僅為 5.1 個月。至於中位存活期方面,接受 Enhertu 治療的患者為 23.9 個月,而化療患者則為 17.5 個月。基於這些重大臨床突破,兩間公司表示可以建立新的乳癌診斷和分類方式,不再將 HER2 的表達單單視為「陽性」或「陰性」,而是準確顯示 HER2 表達的程度,為情況介乎於兩者之間、過去一般只能接受化療的患者開闢了新的治療途徑。

美國紀念斯隆-凱特琳癌症中心(Memorial Sloan Kettering Cancer Center)的腫瘤內科醫師,兼為 DESTINY-Breast04 的項目負責人 Shanu Modi 醫生發表數據,他指出研究結果首次顯示標靶 HER2 的療法可以為 HER2 低表達的乳癌患者帶來生存優勢,這代表對轉移性乳腺癌患者的分類方式必須有所調整。而對於佔患者總數一半以上、目前被歸類為 HER2 陰性但實際上是擁有低 HER2 表達的腫瘤的乳癌患者而言,Enhertu 的顯著療效也提高了為他們建立全新診斷、治療標準的可能性。

CDK 4/6 抑制劑領域演變成兩大藥廠之爭

口服 CDK 4/6 抑制劑的開發是近年來在乳癌治療的另一新突破。輝瑞的 Ibrance 於 2015 年獲得美國 FDA 加速核准,成為全球首個獲批准上市的同類型藥物,及後還有諾華的 Kisqali( Ribociclib)和禮來的 Verzenio(Abemaciclib)於 2017 年相繼面世。Ibrance 一直在市場上保持著巨大的領先優勢,拋離其他競爭對手。但根據今年 ASCO 會議上公佈的資料,Ibrance 是唯一在第三期臨床試驗中未能顯著提升存活期的 CDK4/6 抑制劑。

PALOMA-2 第三期臨床試驗中,Ibrance 搭配了諾華的 Femara(Letrozole)作為針對停經後 HR+/HER2- 轉移性乳癌患者的一線治療,中位隨訪時間為 90 個月。根據輝瑞發表的最新數據,接受 Ibrance 和 Femara 合併治療的患者的中位存活期為 53.9 個月,而僅接受 Femara 治療的患者則為 51.2 個月。也就是說與僅使用 Femara 的對照組相比,Ibrance 未能顯著延長受試患者的壽命。

輝瑞全球產品開發部腫瘤科開發總監 Chris Boshoff 博士指出,由於研究期間對治療組中缺少存活數據的患者進行大量而且不成比例的審查,對 PALOMA-2 中整體存活期數據的詮釋會因而受到限制。對於 HR+/HER2- 轉移性乳癌的成年患者而言,由於 Ibrance 在延長無惡化存活期方面的表現非常理想,該藥物作為一線治療方法的成效依然巨大,這也是它在全球獲批准上市的主要原因。

另一方面,最新數據顯示諾華的 Kisqali 暫時是同類型藥物中唯一已證實能為 HR+/HER2- 轉移性乳癌患者帶來持續的總體存活優勢的藥物。

現時 Kisqali 已在全球超過 95 個國家獲得認可,在 MONALEESA-2 第三期臨床試驗中,Kisqali 與 Femara 搭配,作為針對停經後 HR+/HER2- 轉移性乳癌患者的一線治療。根據諾華發表的最新數據,從 600 毫克起始劑量開始至少減少一次 Kisqali 劑量的受試患者的中位存活期為 66.0 個月,而沒有減少過劑量的患者則為 60.6 個月。此外,在使用 Kisqali 和 Femara 合併治療的所有患者子群組中都觀察到顯著的存活優勢。

除了 MONALEESA-2 之外,諾華亦正同步進行另外兩個第三期臨床試驗,評估 Kisqali 與其他抗癌藥物合併使用時的治療效果。分別是搭配 Fulvestrant 的 MONALEESA-3,以及搭配 Goserelin 和 Tamoxifen(或非類固醇芳香酶抑製劑,簡稱 NSAI)的 MONALEESA-7。三個研究的結果都證明 Kisqali 能夠改善 HR+/HER2- 乳癌患者的存活狀況,代表諾華與輝瑞在 CDK 4/6 抑制劑領域已進入激烈競爭。

作者:Fujie Tham
編譯:Richard Chou
原文:ASCO 2022: AstraZeneca, Pfizer, Novartis Share Key Data on Breast Cancer Therapeutics – GeneOnline News

延伸閱讀:基因檢測成治療利器!有效預防遺傳性乳癌及抗藥性基因突變

©www.geneonline.news. All rights reserved. 基因線上版權所有 未經授權不得轉載。合作請聯繫:service@geneonlineasi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