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ID-19 疫情後的 mRNA 疫苗走向?莫德納執行長 Stéphane Bancel 分享抗疫歷程

0

在新冠肺炎(COVID-19)全球大流行兩年多以來,全世界都經歷並學會了很多關於病毒、疫情應變、疫苗技術新的一課。日前由《華爾街日報》(The Wall Street Journal)舉辦 Future of Everything Festival 活動中,莫德納(Moderna)執行長 Stéphane Bancel 講述了這家製藥巨頭在疫情期間學到的寶貴經驗,也分享在後疫情年代中的前景。

COVID-19 疫情的未來走向

自 2019 年底 COVID-19 疫情開始以來,已造成全球 600 萬人死亡。然而,與最初的變種病毒株相比,現今的強勢變種 Omicron 危險性相對較低。即使 Omicron 傳染力較高,但在各方面表現的症狀卻比 Alpha 和 Delta 變種株來得溫和,顯示疫情可能出現曙光。談到新冠病毒的潛在未來,Bancel 說:「我們認為這將會慢慢變成類似流感的疾病。」

莫德納計畫開發像流感疫苗一樣,針對新冠主要病毒株的年度疫苗加強劑,其中一個主因是無論使用哪一種疫苗,免疫系統中的抗體都會隨時間推移而減弱。因此,即使疫苗最初可能有效,但其效力會隨時間下降。疫苗效用降低,加上病毒變異,衍生出對未來保護的需求。

儘管在 2022 年 COVID-19 疫情的影響似乎已經降至新低,但 Bancel 也警告呈報的確診數字其實是被嚴重低估了,因為該病毒比較溫和。所以很多人沒有症狀或症狀輕微,只是流鼻水或喉嚨痛。正如我們所知,很多人是在家中做病毒快篩。從公共衛生的角度而言,他們是小心謹慎、順從防疫規範的一群,但他們往往不會呈報自己快篩陽性。

新一代二價 mRNA 疫苗正在研發中

在 COVID-19 疫情大流行之前,mRNA 疫苗幾十年來都只是停留在空想階段,研究人員和各大藥廠也只曾略作研究。直到疫情大爆發,需要以強力手段應對,才驅使研究人員和藥廠卯足心力來開發 mRNA 疫苗。

傳統的疫苗通常是將經過減活或滅活處理的病原體注射入體內以引發免疫反應。mRNA 疫苗的不同之處在於其使用的 mRNA 經過精心設計,經由疫苗注入體內,從而引導身體製造整個或部分可引發免疫反應的蛋白質。免疫反應將產生抗體,並防止疾病的嚴重感染。

儘管 mRNA 在體內只能存在 48 小時,但 mRNA 疫苗的功用在由 Alpha 和 Delta 變種株引起的各波疫情中一次又一次地得到證明,成效非常顯著。即使 Omicron 的遺傳漂變(genetic drift)比先前的變種株較大,但 mRNA 疫苗仍能有效提供保護,減低住院、重症和死亡的風險。

莫德納正積極擴展 mRNA 技術,開發其新一代二價 COVID-19 疫苗加強劑 mRNA-1273.211。公司的報告指出,這種新的二價疫苗對多個變種新冠病毒都能發揮效力。莫德納希望在今年  7 月前能提供更多資料,期望美國 FDA 可在今年秋季前批准這種新疫苗推出。

兒童與新冠疫苗

自 COVID-19 疫情大流行開始以來,有報告顯示兒童患上重症的機率普遍較低。由於兒童風險相對較低,加上為易受害的兒童族群開發疫苗,涉及多種複雜因素,兒童在符合接種疫苗資格人士的名單上排在最後。

FDA 最近宣佈輝瑞–BioNTech 開發的疫苗加強劑可用於 5 至 11 歲的兒童,是兒童接種疫苗資格方面的最新進展。Bancel 指出莫德納已經準備好在兒童疫苗領域與輝瑞競爭,莫德納方面亦宣傳他們的 2/3 期兒童疫苗研究 KidCOVE 取得了積極成果。

莫德納的兒童疫苗針對的是 6 個月至 6 歲幼兒,兒童劑量只有成人疫苗的四分之一,並將有不同的包裝和標籤,以幫助醫護人員區分成人和兒童疫苗。

儘管各大藥廠已準備好為兒童提供疫苗,但最近的一項調查顯示,只有 27% 的受訪父母願意讓他們的孩子接種疫苗。家長們最擔心的是可能與新冠疫苗有關的未知長期影響。考慮到這一點,Bancel 表示 mRNA 疫苗非常安全,因為 mRNA 在接種後 48 小時內就會從體內消失。他又指出,莫德納在兒童疫苗開發過程中引進了不少安全特性,應該可以提升父母對兒童接種疫苗的接受程度。

邁向未來的 mRNA 疫苗

長期以來,莫德納在 mRNA 疫苗開發方面一直處於領先地位,但未來仍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Bancel 提到莫德納正致力利用 mRNA 技術,研發能同時針對 COVID-19 和季節性流感的多價疫苗。莫德納打算日後在疫苗中加入更多不同的 mRNA 分子,以應對其他疾病和 COVID-19 的其他變種病毒株。

COVID-19 變種病毒株數量有可能隨著時間演進增加,莫德納未來在疫苗製造領域的重點,就是對新增變種病毒保持關注。Bancel認為,由於現今地球人口眾多,人與人之間運輸往來頻繁,因此新冠病毒的演變將會比其他病毒更快趨向穩定。

莫德納設計並測試了幾個模型,用作隨機測試不同的變種病毒,並確定哪些變種能更好地與 ACE2 蛋白結合,使病毒更容易傳播。現在已知的 COVID-19 變種病毒至少有數百個,但絕大多數都無法在進化過程中存活下來,在傳播之前就已經被淘汰。

超越 COVID-19 疫苗

Bancel 強調 mRNA 技術仍處於起步階段,並談到另外幾個莫德納有興趣開發 mRNA 疫苗的領域。緊接著 COVID-19 和呼吸道病毒疫苗,莫德納的下一個優先事項就是開發針對潛伏性病毒(latent virus)的疫苗。

潛伏性病毒就是指能夠在體內長時間存在,休眠多年後才引起症狀的病毒。常見例子包括人類免疫缺乏病毒(HIV)、人類乳突病毒(HPV)和 EB 病毒(EBV)。莫德納對 EB 病毒特別感興趣,因為這種病毒與多發性硬化症的發病密切相關。他們已經有一個針對 EB 病毒候選疫苗正處於第一階段測試。

另一方面,有鑑於巨細胞病毒(CMV)感染是全球引致出生缺陷的主要成因,莫德納亦正在開發一種針對 CMV 的疫苗,該疫苗包含六個 mRNA 分子來對抗 CMV。

Bancel 最後談到針對其他潛伏病毒的疫苗的發展空間,並強調了 mRNA 技術的重要性。莫德納對 COVID-19 疫情反應迅速,其推出的疫苗也是市面上首批可供使用的疫苗之一,他們希望繼續推動 mRNA 疫苗技術發展,並打算致力對抗未來可能發生的任何潛在致命性流行病。

作者:Reed Slater
編譯:Richard Chou
原文:https://www.geneonline.com/learning-from-the-covid-19-pandemic-with-moderna-ceo-stephane-bancel/

延伸閱讀:國際抗癌聯盟聯手多家國際製藥,共同為中低收入國家取得癌症藥物

©www.geneonline.news. All rights reserved. 基因線上版權所有 未經授權不得轉載。合作請聯繫:service@geneonlineasia.com

error: 注意: 右鍵複製內容已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