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例豬心、豬腎移植人體過後,異種移植能克服安全與倫理困境?

0

器官移植向來存在龐大需求,近 1 年內,國際上陸續完成首度將豬腎臟、豬心移植人體,取代患者體內喪失正常功能的器官運作。儘管接受移植者後續有出現數個月後死亡案例,但這些進展也寫下異種移植(xenotransplantation)里程碑。

日本再生醫療前進途中面臨的議題?(基因線上國際版)

案例 1:豬腎移植

2021 年底,紐約大學格朗尼醫學中心(NYU Langone Health)團隊成功將基因改造豬的腎臟,在體外連接到一名需要以呼吸器維生的腦死患者,將移植腎臟和患者大腿血管相互連接。研究團隊移植的豬隻來源已剔除 alpha-1,3-galactosyltransferase(αGal)蛋白的基因,因為 αGal 會觸發人體免疫系統的排斥反應。此外他們還移植了一個豬胸腺,有助產生免疫細胞並幫助身體接受外來器官。 

移植後,追蹤該患者腎臟功能、免疫反應 54 小時,發現患者開始產生大量尿液,並血液中肌酸酐(creatinine)濃度降低,顯示腎臟正常排放代謝產物的功能。此外,患者並沒有產生立即的免疫排斥反應。

案例 2:豬心移植

今年 1 月,美國巴爾的摩醫院(Baltimore hospital)進行另一項異種器官移植手術,是將豬心移植至一名因心臟衰竭、被斷定為腦死的患者體內。該團隊曾向 FDA 申請以豬心移植人體的臨床試驗許可,但遭拒絕,因此這項移植是採恩慈療法的模式進行。

移植的豬隻心臟是來自生技公司 Revivicor,Revivicor 將豬隻基因進行 10 處修正,包含 4 處被去活化(inactivate)、6 處插入來自人類的基因,目的是要減少心臟移植的排斥反應,與避免豬心組織在患者體內過度生長。

儘管患者在進行移植第 3 天就可自行呼吸,不過 2 個月後便死亡。患者體內被發現存在豬巨细胞病毒(porcine cytomegalovirus, PCMV),醫師推論其引發的感染與致死原因可能相關。

有待累積試驗基礎、倫理議題持續激化 

相繼有醫師表示,物種之間的差異構成進行移植手術的困難,因為人類以外的靈長類動物帶有許多人類缺乏的抗體,這些抗體會攻擊豬器官上的蛋白質,造成排斥反應危險。因此若缺乏動物模型試驗基礎,會構成移植上的安全問題。

除此,針對這系列移植手術也引發不少倫理問題,例如,目前技術上可以達成移植後短時間內不產生免疫排斥反應,但長久而言仍然有致命風險,因此在醫學上是否延長實驗時間,以及監管單位在試驗設計上應如何規範,都是持續的挑戰。

近期美國 FDA 諮詢委員會針對越來越常見的異種移植試驗進行會議,討論監管單位應如何制定規範,以顧及醫學倫理與試驗安全面向。許多醫師、科學家也提出正反討論,其中執行豬腎移植的紐約大學(New York University)外科醫師則正向表達,該名因接受豬腎後死亡的患者,是團隊最接近成功以低排斥風險移植人體的案例。

延伸閱讀:豬腎成功移植人體,異種移植會成為救命稻草嗎?

參考資料:
1.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d41586-022-01861-2
2. https://www.nytimes.com/2022/01/10/health/heart-transplant-pig-bennett.html

©www.geneonline.news. All rights reserved. 基因線上版權所有 未經授權不得轉載。合作請聯繫:service@geneonlineasia.com

error: 注意: 右鍵複製內容已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