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OPLUS INTERPHEX 2021》会议报导: CDMO 将成为制药不可或缺的一部份?

0

新冠肺炎疫情开启新创企业和 CDMO 前所未有的合作新纪元,并急速将 mRNA 和蛋白质疫苗推向市场。日前在韩国举行的全球生技制药大会《BIOPLUS INTERPHEX 2021》的其中一项讨论中,各界先进分享对于新兴趋势和 CDMO 前景的观点。

与会贵宾包括: 

  1. Shim Jinhan,弗若斯特沙利文(Frost & Sullivan)韩国分公司资深经理
  2. Chang Jong Wook,ENCell Co., Ltd. 执行长 / 三星医疗中心(Samsung Medical Center)教授
  3. Yoo Seung Sin,Helixmith Co. Ltd. 研发部领导 / 技术长
  4. Hwang Jeongmin,Binex 生物制造部门领导

CDMO 不容小觑的未来市场

Shim Jinhan 提到,新冠肺炎疫情为助长生技投资的主要推手,使全球生物制药与 CDMO 的前景一片看好。在小分子药持续主宰市场的同时,生物药正急起直追,光是 2020 年,在各个临床试验阶段的产品就超过 500 项。小型生技公司细胞与基因疗法 (Cell and Gene therapies,以下简称 CGT)的风险投资自 2020 年以来急遽成长,这无疑为新创企业在重点领域开发产品,如全身感染、肿瘤学与中枢系统疾病带来十足信心。

据 Shim Jinhan 所述,受托研究机构(Contract Research Organization,简称CRO)在早期研发阶段是一大助力,而 CDMO 则是对初期生产、供给与大规模物流扮演要角。CDMO 想要功成名遂,不仅需要提供各式各样的科技平台、能力建设(Capacity Building)以及灵活与弹性的生产,也需要策略性的合作关系,尤其在临床前期的早期合作,是确保公司成长的重要基石。

Shim Jinhan 指出默克(Merck,美、加以外称默沙东)、基因泰克(Genentech)与 ConcertAI 就是在肿瘤基因疗法领域上值得关注的 CDMO,而乐天医药(Rakuten Medical)与 Curevac 则是在精准肿瘤学上表现亮眼。CDMO 龙头如莱富生命科技(Thermo Fisher Scientific)便使其投资组合多元化,并与有创新产品的小型生技公司保持长期合作。

制药与 CDMO 前景持续看涨 

Chang Jong Wook 博士则讨论起最近前端生技制药公司的现状、各种各类的生物制药、CDMO 的未来走向,以及 CGT 所面临的挑战。

Chang Jong Wook 博士首先谈到 2026 年以前 CDMO 市场发展与成长的预测。全球 CDMO 市场 2020 年的收益为 113 亿美元,而到 2026 年预期收益将会达到 203.1 亿美元。 CDMO 市场中临床试验领域预计每年会有 10% 的涨幅,商业化技术(Commercialization  Technologies)则预计每年会有 32% 的涨幅,而基因疗法与细胞疗法预计每年的涨幅分别为 27% 与 36%。再者,再生医学无疑是投资宠儿,2021 年就募资超过 140 亿美元。

全球超过 1,100 间公司都致力于发展 CGT 产品,包含 1,000 多项由产业界主导的临床试验,与韩国和台湾所生产的 1,000 多项产品。韩国和台湾在亚洲市场占据 CGT 的领导地位,加上 CDMO 能协助将产品导入市场,这对小型公司而言是十足的吸引力。

CDMO 能负荷庞大的 CGT 需求吗?

Yoo Seung Sin 描述从诺华(Novartis)推出第一个 CAR-T 细胞疗法之后,CGT 的演进。疫情余波未平,CGT 产品多点开花,CDMO 需要想方设法因应急速窜起的需求与成长。

除了治疗剂的选择多样 —— DNA、RNA 或蛋白质,载体(腺相关病毒、反转录病毒、脂质体)以及生产方式(生物体内、生物体外)的选用也相当丰富,这使 CGT 一举跃上前景无量的治疗种类。Yoo Seung Sin 继续说明,与单株抗体药物相比,CGT 与针对罕病与肿瘤所开发的创新产品截然不同。不仅临床试验的施作方法迥异,风险也较高,且通常会有品质不一致的问题。

延伸阅读:摆脱基因疗法脱靶困境!能在人体运作的 RNA 转译系统诞生

近期, 已超过 7000 项分子药如 CGTs- CAT-Ts、病毒疫苗、罕病的基因编辑正如火如荼进行。全球 CGT 预期到 2026 年会成长 40%,与 CDMO 相关的领域每年则将会成长 30%。Yoo Seung Sin 指出,CDMO 能否成功的关键因素即是拥有多样且复杂技术的专业知识,和能确保高品质、高效率与适当的基础设备,符合以上才具备成功的条件。CGT 相对分子药物而言复杂性更高,导致 CGT 的产能有限,因此需要扩展不同临床试验阶段的产品数量,而操作与分析的技术的重要性同样不容忽视,这样才是 CDMO 的成功之道。

制药系统革命,加速生产流程?

Hwang Jeongmin 介绍生物药的一次性制造系统,并直接比较一次性系统与传统不锈钢反应器的各自优势。Hwang Jeongmin 指出,一次性系统不仅减低时间成本与交叉污染的机会,也易于重新设计和改良,且所需的投资资本更少,并有能力制造多样产品。

细胞株发展、培养基、细胞培养法、生产力与产品优化的持续进步,皆使生物制药的生产力最大化。例如,灌注培养(Perfusion Culture)的推出使就算仅有少量细胞培养也能维持高产量。换句话说,上游技术的发展有助于产品制造的稳定性与一致性。

Hwang Jeongmin 提到一次性使用的塑胶是用于取代生产设备中最关键与最脆弱的部分,如管材、 连接器、过滤器、注射剂等等。 Binex 已将哺乳类和微生物的制造线混合成兼具不锈钢与一次性使用的设备,这样一来不仅可以提高弹性,也能确保灭菌与品质,并能直接在同一设备上增减规模,或重新设计以制造 mRNA 疫苗、次单位疫苗、CGT 产品。

原文: Sahana Shankar

编译:Lauren Kao

延伸阅读:日本 Fujifilm 大举动挹注细胞培养市场!着眼生技 CDMO 趋势

©www.geneonline.news. All rights reserved. 基因线上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合作请联系:service@geneonlineasia.com

error: 注意: 右键复制内容已停用!